請不要出版這本不該出版的書     李家同(87/07/16)

     前不久,有一位心理諮商師進入一家看守所,和一位受刑人面談,令我們大吃一驚的
 事:這位心理諮商師居然要出書了,書中將對這位受刑人有徹底的分析。
     任何人都知道心理諮商的時候,絕對要替對方保密,醫生必須替病人保密,律師必須
 替客戶保密,輔導老師必須替被輔導的學生保密,這些都是眾所皆知的職業倫理。如果
 心理醫生可以將他的病人故事生動地寫成一本書,將來又有誰敢去看心理醫生?
     幾年前,有一位美國的政治人物競選公職,我已記不得他要競選什麼職務,大概不是
 總統就是參議員,這位老兄的演講很精彩,常有精彩的句子,可是他的名句中不少來自他
 人,而且他也沒有說明這些句子出典何處,是為文抄公。因為這位政治人物頗為有名,大
 家都在茶餘飯後討論這件事,他在大學的一位老師,當時是某學院的院長,在教授俱樂部
 吃飯的時候,想起了這位寶貝學生,他說他作大學生的時候,報告中就會引用別人的文句
 ,而從不引述。他不過是閒談而已,而他的話竟然傳到了某家報紙,第二天這家報紙就登
 載了一則新聞〝某某大學某某院長說某人年輕時是文抄公。〞 
     最後,這所大學只好正式向這位院長提出一種懲罰的行動,因為他損壞了學生的隱私
 權。其實誰都知道他是無意的。
     這本書的出版,第一位受害者是那位受刑人,他在看守所,很多有名的人去看他,據
 我所知,基督教一位最有名的牧師就去看過他,對這位受刑人而言,去看他的人都是好人
 ,不可能利用他寫書賺錢的,所以他才會和心理諮商師無話不談。這本書,使他上了一個
 大當。以後,他再敢接受某某牧師的祝福嗎?
     最嚴重的受害者還是整個心理諮商界,我們國人本來就對心理醫生,輔導員有點害怕
 ,這次事件以後,一定有很多人認為這些人是不可信任的。我認識一些中學的輔導老師,
 他們感到十分沮喪。如果這本書果真變成暢銷書,他們永遠要為這件事解釋,這本書將變
 成他們揮不去的夢魘。我弄不清楚是哪一家出版社會要出版這本書,我不敢去打聽,也不
 想去知道,因為我真不能想像任何有聲望的出版社會出版這本書。我們可以想像到的是這
 本書真的立刻成了暢銷書,可是這種書的熱潮很快就會消失的。人們以後不會再想去買這
 本書看,學術界卻永遠會討論這件事,教輔導的老師們一定會告訴學輔導的學生們應該替
 對方保密,而這本書一定會變成他們的負面教材。
     在這個功利主義極端盛行的時刻,出版界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畢竟,出版界的從
 業人員都是高級的知識份子,他們的所作所為,是社會所注意的,如果有一天社會發現所
 謂的高級知識份子,也是庸俗的人,社會會大失所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