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這麼多   這世界能不動盪嗎       李家同(87/05/21)

         印尼最近所發生的暴動事件,對於我們,的確是怵目心驚,這個國家,不知吸引了多
    少來自我國的觀光客,也不知吸引了多少我國的政府高階層官員的訪問,更吸引了很多民
    間企業的投資以及銀行的貸款。可是一夕之間,執政長達三十二年的蘇哈托政權卻可能因
    暴動而垮台。
         印尼的情勢對整個東南亞的金融,都會有嚴重的負面效果,印尼的金融風暴早先就曾
     拖垮了香港的一些企業,這一次,整個東南亞都會受到更不利的影響。亞洲的經濟,在短
     期內不可能好轉,甚至還可能惡化,對於美國,這都將是嚴重的危機。
         為什麼印尼會爆發如此大規模的暴動?為什麼有這麼多的暴民會去搶劫百貨公司,理
     由很簡單,因為印尼有相當多的窮人。根據統計,印尼總有幾千萬人生活在聯合國的貧窮
     線以下,他們的年平均所得只有二百五十元美元,他們的居住環境極為惡劣,他們的孩子
     沒有受良好的教育的機會。印尼金融危機開始以後,國際貨幣基金會要求印尼政府取消對
     窮人的各種補貼,對已經失業的印尼窮人來說,這無疑是雪上加霜。暴動的導火線就是油
     價大漲。
          金融危機,應該歸罪於政府的錯誤政策,但受懲罰的不是印尼政府的腐敗官吏,而是
     本來就已很可憐的窮人,也難怪印尼會有如此大規模的暴動了。
          印尼窮人眾多,並非最近的事,但是西方領袖們一直對此事漠不關心。西方領袖也不
      是只對印尼的貧窮問題漠不關心,他們對整個人類的貧窮問題,也一直是毫不理會。
     人類貧富不均的現象,相當嚴重。五十七億人口中,有錢的十一億人(前百分之二十
       )控制了百分之八十三的全人類收入,最窮的十一億人只有全人類所得的百分之一點四,
      有錢人平均年所得是一萬五千美元,窮人平均年所得只有二百五十元美金。
          儘管人類貧富不均問題如此嚴重;我們卻很少聽到世界上的領袖人物對此問題表示關
      心,連世界上重要的知識份子,也很少替窮人站出來請命。
      過去,至少還有共產黨替窮人說話,但他們製造了階級之間的矛盾,使人類中產生了
      巨大的仇恨,窮人從他們那裡沒有得到任何好處。
      共產主義的崩潰,固然對人類是一件好事,可是也使人類的貧困問題變成了無人關心
      的問題。知識份子會關心某一種鳥是否會絕種,而不想知道在非洲有沒有骨瘦如柴的兒童
      。西方的政治家仍然每天大談「人權」,可是這種人權大都是政治上的權利,而不是基本
      生存的權利。某一個國家人民沒有言論自由,西方國家會大加撻伐,另一個國家實行民主
      政治,但老百姓民不聊生,毫無尊嚴,卻聽不到國際輿論的譴責。
          印度就是一個例子,西方政府從未譴責過印度政府違反人權,因為印度是一個民主國
      家,老百姓也的確享有一些政治上的權力,包括投票權和言論自由在內。可是印度有上億
      的窮人,他們生活得極為悲慘,連最基本的人性尊嚴都沒有,可是西方國家卻從來不譴責
      印度政府的無能,也不譴責印度政府資源分配不當、貪腐,違反基本人權。
          關心窮人,固然是一個道德的問題,也是一個現實的問題,一個小小地球上,有這麼
     多的窮人,這個世界能安定嗎?我們一直無法解決世界性的毒品問題,理由是世界上有太
     多窮人在從事這種勾當。在美國,毒販永遠利用貧民區的窮人小孩販毒,他們肯冒險,還
     不是因為太窮,中南美洲有不少窮人甚至還崇拜毒梟,因為至少毒梟還給他們工作的機會
     ,使他們能夠活下去。
         印尼的暴動,希望能喚起世界有良知的知識份子的覺醒,使他們能夠開始注意人類的
     貧困問題。人類的貧困問題,非常複雜,牽涉的因素很廣,絕不是在短時期內能夠解決的
     ,但是只要知識份子注意,這個問題總可以在近期內得以改善,在遠期內得以完全解決。
     如果我們心地善良的人不注意這個問題,總有野心家會利用窮人存在的事實,而製造仇恨
     。到那時候,人類就可能面臨相當大的動盪與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