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主教的「半票」          李家同(87/01/20)

                   單主教快成為樞機主教了,對全台灣的天主教徒來說,這都是一個好消息。
                   我很少有機會和單主教見面,可是每次都有一些有趣的經驗。單主教曾經向我描
               述他在花蓮擔任主教的日子,他說他最喜歡的是訪問花蓮教區的每一所天主堂,很多
               天主堂必須要步行很久才能到達,可是他對那些日子懷念不已。前些日子,我在南部
               見到了單主教,不知不覺地談到南北交通的問題,單主教說他必須常從高雄坐飛機到
               台北去,我說這不是很貴嗎?單主教說他已是老人,可以買半票,我聽了覺得很有趣
               ,並不是每一位大人物願意談買半票的事的。
                   德蕾莎修女去世,我在電視上看到單主教接受訪問,他說德蕾莎修女開啟了一個
               革命,在過去,老是窮人服侍富人,德蕾莎修女使得富人開始服侍窮人了。
                   單主教的這一番話,使我受益良多,世界上總有聰明的人和不聰明的人,富有的
               人和不富有的人,有權有勢的人和無權無勢的人,誰該服侍誰呢?自從聽了單主教的
               話以後,我常常提醒自己,我們這些唸過大學,拿到博士學位,又做到大學教授的人
               ,真應該替那些沒有如此機會的人服務,我不會使未來的單樞機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