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失與缺失

李家同
中華民國八十九年三月九日
恆毅月刊

  我曾經比較過我們中文的悔罪經和英文的悔罪經,我發現在英文的悔罪經不僅要對what we have done表示悔意,我們更應該對what we have failed to do表示悔意。也就是說,我們如果做了壞事,當然應該懺悔,如果我們沒有做壞事,但也沒有做什麼好事,我們也應該懺悔。在中文的悔罪經裡,僅提到了我們所做的壞事,而對於我們沒有做好事這一節,卻沒有提到。

  所以我們有時會看到教友們對近人漠不關心,對不認識的陌生人更是漠不關心,我們總認為只要我們沒有做錯事,就可以了。至於我們有沒有關心別人,其實是無所謂的,這種想法非常普遍,我們多多少少都有這種毛病,只是在天主眼中,恐怕這是一件嚴重的事。

  德蕾莎修女說的話,我們該牢牢記住。她說〝愛的反面,不是仇恨,而是漠不關心〞。耶穌基督其實早就對這件事情講很清楚了,祂固然說〝凡是替最小兄弟做的,就是替我做〞,祂也說了〝凡是沒有替最小兄弟做的,就是沒有替我做〞,可見得我們漠不關心是一件耶穌基督非常不以為然的事。

  有一次我在竹東碰到孫達神父,他同意我的觀點,他認為我們應該將悔罪經中的〝過失〞改成〝缺失〞。所謂缺失,就是做得不夠好的意思。

  最近一位愛爾蘭籍的歌手邦納(Bono)先生,為了第三世界的債務而四處奔走,見到了美國總統,也見到了教宗和英國首相,他們都支持他的想法;有錢的國家應該不再向窮的國家要債,因為第三國際欠債高達六仟億美金之多,如何還得起?他們不論怎麼努力,都永無翻身之日。這位愛爾蘭歌手四處奔走,鼓吹這種種消除欠債的觀念,頗有成就。

  我們的教宗也在各種場合提到第三國際的債務問題,但是我們教友們卻很少知道教宗的想法,我們祈禱的時候,大概都是為了我們的家人或親友,最多也只替我們的國家社會祈禱。至於遠在非洲的窮人,我們大概是不會去關心他們的。

  最近莫山鼻給有一個空前未有的大水災,我們整個國家的各個電視台都對這次水災一字不提,也忘了我們在九二一大地震時曾經接受過外國人對我們的關懷,因此我建議我們天主教會至少應該多多地使我們教友關懷全世界,祈禱的時候也不能只提到「國泰民安」為止,我們應該替全世界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