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讓學生死背的?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0.11.09

 

最近媒體開始討論國小社會科太難的現象,這的確是個嚴重的問題。要應付這種難題,小朋友只好死背,死背一直是我國教育界的痛,不僅小學生在背,大學生也好不到哪裡去,誰都想減輕這種死背的現象,可是大概不可能立刻消除。我在此提出一些觀念,拋磚引玉,供大家參考。

我們教科書內容常常超越學生能力,比方說,小學生的社會科,考試就可能使學生非背不可。國中的自然課提到遺傳,也提到DNA,對我來講,DNA牽涉到化學,國中一年級的學生不可能懂DNA的,因此養成一個習慣,就是死背下來。

到了高中要學半導體,很多學生學了半導體以後,無法了解半導體在工業上的作用,要了解這個,必須了解半導體加入雜質以後的性能,這談何容易,同學又只好似 懂非懂地死背了。我曾看過高中經濟學考題,很多大學經濟系教授說,這一類問題,高中生是不可能了解的,但高中生好像無所謂,因為他們養成習慣了,管他懂不 懂,只要背下來就可以了。因此,只要我們的教材太難,學生永遠都在死背。

我們社會向來沒有挑戰權威的想法。過去,我們不敢挑戰古聖先賢,現在,我們不敢挑戰洋人,因此,我們不停地教導學生美國史丹福大學校長講的話,學生也養成 習慣,重覆這些人的話。這種不敢挑戰權威的現象,使我們不敢批評微軟的軟體,無論那些軟體多麼不好用,大家也永遠在替外國廠商辯護,結果,芬蘭一個年輕人 開始寫自己的操作系統,現在全世界都在採用這個系統。我們的學生還在背書上那一套。

我們的教育過分強調書本上的知識,而不太鼓勵學生做實驗。以物理為例,很多人念過電子學,但是很少人會做非常基本的電子學實驗,學生對電子學的了解幾乎全 部來自書本,如果學生被迫要做電子學的實驗,我絕對相信,我們的學生不再死背。再以電路設計為例,如果學生被迫有動手做的習慣,立刻會對電路設計有所謂工 程上的感覺,也會發現書上講的那一套,並不一定夠用,自然他們也不需要死背了。

要使學生不再死背,我們老師要負起責任來,我們必須重新檢討教材,教材如果不是太難,同學可以真的理解,當然就無須死背。同時,我們也一定要知道,考試 時,要避免那些強迫學生死背的考題。比方說,問學生操作系統有多少種,因為不同的看法,就會有不同的答案,可是老師不會允許學生有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學生 必須回答得和他所選的教科書講得一模一樣,這是經常發生的事,也使得我們同學只好死背。最重要的,還是要逼迫學生動手做實驗,從國中就要開始,使得學生的 知識,不完全一字一字地來自書本,而是經過思考得到的。

最後,我們老師自己要有挑戰權威的想法,否則我們的學生永遠在跟隨別人。

 
2010/11/0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