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初…仇恨不斷 世上不只一個阿富汗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0.01.05

 

年才開始,可是這卻不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我們不妨看看以下這些相當不好的新聞:有恐怖分子將炸藥帶進了一架開往美國的飛機;一位丹麥的漫畫家在家中遭受攻擊,他曾畫漫畫將穆罕默德形容成一個恐怖 分子,有些伊斯蘭教徒懸賞百萬元要他的命,他躲了起來,最近復出,果真就有人來攻擊他。巴基斯坦有一場致命的自殺攻擊,死亡人數高達九十五人。在阿富 汗,八位美國CIA幹員被殺。葉門的伊斯蘭激進反抗軍問題越來越嚴重,非洲的索馬利亞伊斯蘭反抗軍已公開發表聲明,將派軍隊到葉門和政府軍作戰。英國的布 朗首相感到葉門情況緊急,要在倫敦舉行高峰會議,商討如何擊敗葉門叛軍。在伊拉克,一場恐怖攻擊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在阿爾及利亞,政府軍和伊斯蘭激進分子 的衝突使至少七十五人喪亡

這些令人不安的新聞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和伊斯蘭教有關,所發生的地方都是極端窮困的地方,當然也都顯示了我們的世界充滿了仇恨。

今年是美國和北約國家進軍阿富汗的第九年,他們進軍阿富汗,並不是想併吞阿富汗,只是想趕走神學士,神學士並沒有受到什麼國家的支持,可是整整九年過去了,武力強大的所謂聯軍毫無作為,神學士的數目有增無減,他們甚至使鄰國巴基斯坦也陷入不安。

進軍阿富汗,是「反抗」戰爭的開始,九年下來,恐怖分子減少了嗎?歐巴馬總統在奧斯陸接受諾貝爾和平獎的時候,費盡力氣解釋阿富汗戰爭是正義之戰,可惜他沒有解釋為何美國不能贏得這場正義之戰。對於軍人而言,勝利與否在於能不能消滅敵人。

可是反恐戰爭的敵人是恐怖主義,目前,這種恐怖主義並無國界,只要有仇恨,就有恐怖分子。這次想要炸掉美國客機的恐怖分子並不是來自阿富汗,他和阿爾及利亞有關,也和葉門有關,即使美國在阿富汗贏得全面勝利,散布在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依然存在。

要消減恐怖分子,必須減少仇恨。人類的當務之急,乃是在促進西方社會和伊斯蘭社會的相互諒解。可是,西方國家最近有很多的動作,都不可能減少伊斯蘭社會和西方社會的誤解。

舉例來說,瑞士討論修改憲法,禁止伊斯蘭清真寺高塔的建造,很多歐洲國家甚至在討論禁止清真寺的建立。試問,這些事件能減少恐怖分子嗎?

我們真希望人類的領袖們瞭解,要消滅恐怖主義,必須消滅仇恨。領袖們首先該知道的是:仇恨是如何產生的?我們必須知道伊斯蘭激進分子並未攻擊天主教堂,也 未攻擊基督教堂,這不是伊斯蘭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決戰,要消滅仇恨,也不該是一件極為困難的事。如果完全不知道仇恨的起因,當然不可能消滅仇恨的。

如果仇恨繼續存在,非洲會有第二阿富汗,那就是索馬利亞,中東將出現第三阿富汗,那就是葉門。

 

2010/01/05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