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早就在「雲端」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09.11.07

 

最近看到媒體大肆討論「雲端計算」,我這個土包子不知道何謂雲端科技,所以就查了一 下雜誌,發現所謂雲端科技,無非就是將所有的資料都送到網路去處理。我了一口氣,知道我不但不是土包子,而且是一個先知先覺者,因為在民國九十一年就已 經將資料一概都儲存到位在遠處的電腦裡。

我的一位高足發展了一套軟體,有了這套軟體,不僅我的論文全部放在遠處,我的所有學生一旦研究結果出來了,也會將報告送進這個系統,我在任何一個地方,都 能隨時進入這個系統,查看學生的成果,也能修改學生和我合寫的論文,如果我的學生正在寫他的論文,不希望有人干擾,可以將文件鎖住,一旦文件被鎖住,任何 人都只能看這分文件,而不能作任何修改。我如開始修改,也一定會將文件鎖住。我曾利用這個系統,和好幾位教授合寫過兩本書,每位教授修改的時候,其他的教 授都只有等。

有一次,我看到一則新聞,某所大學的一間研究室遭竊,小偷偷走了所有電腦,那些研究生呼天搶地地苦苦哀求小偷開恩,他們並未要求小偷歸還電腦,只要求將電 腦裡的資料還給他們。這些學生真可憐,如同生在石器時代。我的學生絕不會擔心這種事,有時他們的電腦中了毒,完全垮掉了,他們也不會在乎,因為資科都保存 在那個系統中。

我學生的全部論文以及演講投影片,全部都保存在系統中。每篇論文,一旦修改而上傳,上一個版本就留了下來。萬一傳輸發生問題,還可以用舊一期的版本。

我雖然幾乎每天都要處理各種資料,也必須到各地去,我也從不帶電腦,到時只要能夠上網,我就可以輕鬆地獲得我要的資料。每次演講,投影片都事先寄去演講的地方。有時出了差錯,上網就可取得了我的演講投影片。

用這種系統的人很多,有很多企業也用這個系統,大老闆即使在國外,也可隨時隨地知道公司的狀況,也可以發出指令。

坦白說,大家忽然大談雲端計算,好像這是一件非常奇特的想法,但我擔心的是:政府可能會以為唯有和外國大公司聯絡,才可以發展這種技術,其實最重要的是, 應該大力獎勵我國已經有這種技術的公司。既然談雲端計算,就一定要有雄心壯志,發展更普及的寬頻網路到家,自己的中央處理器、電腦、作業系統,以及網頁 器,我們的野心應該是從此擺脫對外國的依賴,可是如果政府根本不知道我們已經有相當不錯的系統,那就沒有什麼戲唱了。

2009/11/07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