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我們必須精益求精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09.06.23

 

大約廿年前,我收到一分給我小孩的玩具禮物,是一架很簡單的電子琴,可以彈奏簡單的樂曲。聽說這是美國人發明的玩意兒,對於發明人來說,這僅僅是一個玩具,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可是曾幾何時,電子琴已經是昂貴的樂器了。

很多教堂裡都在用Yamaha的電風琴,管風琴雖然音質優美,但是太貴了。Yamaha的電風琴不僅是風琴,也提供了很多其他樂器的聲音,比方說,你可以 使用它的弦樂器,這種弦樂器的聲音不是小提琴,也不是大提琴,可是非常好聽。我常去的教堂就有一架價值十萬台幣的Yamaha電風琴,等到教友們離去以 後,我就溜進去玩這架電風琴,每次我都彈「奇異恩典」,當教堂裡充滿了莊嚴而又好聽的音樂,我就非常過癮。要不是這架電風琴的性能好,我能產生這樣的音樂 嗎?

Yamaha並沒有發明電子琴,但他們努力地將一個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加以改良,在改良過程中所累積起來的經驗,成了公司的珍貴資產,使得別的公司很難和它競爭。現在,要造出比Yamaha更好的電風琴,幾乎是不可能的。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在很多的科技大廠和研究機構,很多人一直在做改良的工作,他們沒有見異思遷,每天都想做新的工作,這叫做「精益求精」;反觀我國,我們 實在沒有這種「精益求精」的文化。我們的國家喜歡強調新的科技,政府也會鼓勵大家去做那種時髦的研究,而毫不猶豫地放棄了原來的研究。這叫做「新益求 新」。新益求新的結果是我們什麼武藝都學過了,但無一精通。

為什麼我們沒有精益求精的想法,這恐怕和我們的文化有關。這麼多年來,我們整個社會崇拜時尚,科技研究也不例外。很多年輕人在媒體的鼓吹之下,一定要做目 前最流行的研發工作,我們不是曾經舉國上下都熱中於奈米科技嗎?現在又沒有人提了。在這種文化之中,難怪很少人肯將一個產品做得好之又好。我們有我們自己 發展的引擎,但我們似乎沒有能夠發展出至少房車可以採用的引擎,我們也有一些電機工程師用的儀器,但我們沒有能夠發展出高性能的儀器。我們生產揚聲器,但 最貴的揚聲器,仍是外國貨。

在我國,精益求精的例子是自行車工業,我過去所騎的自行車常常出毛病,騎到半途要下來修理。現在,我騎的自行車並非昂貴的,但從未使我中途下來修車,而且也有多種變速的功能。我們的「捷安特」品牌,也已成了世界級的品牌。

不要再追求時尚了,做出新而平凡的產品,遠如舊而高性能的產品。

(本文作者為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09/06/2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