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08.09.02

 

這三支事實上沒有造成我任何損失,它們究意要送什麼訊息給我呢?…
 
最近,我看了一部影集,偵探是Mr. Monk。大偵探看了現場以後,發現現場的鐘快了幾小時之久,這成了大偵探破案的重要線索。電影裡的殺人凶器是磁鐵,磁鐵出現,鐘的時針和分針都會大亂,當時我就有點緊張,因為我和磁鐵似乎有點關係。
 
話說我過去一直用一支,我們可以將它稱之為A,這支一直走得很好。但大約一年以前,它會忽然慢一小時左右。比方說,現在是六時二十分,而這支是五時十五分。但奇怪的是它雖然慢了一小時,現在又走得完全正常。
 
有一次,我和我的學生陳奎昊開車到埔里去,出發的時候,我看了一下,是七時十分。奎昊也看到我看的,而且也聽到我念七時十分。一個多小時以後,我們到達草屯的一家爾富便利商店吃早餐,我又看了我的,令我大吃一驚的是,我的指在七點二十分,好像從新竹到草屯,只開了十分鐘。正確的時間是八點半左右,我的慢了一小時十分鐘。這次,奎昊看到了。由於開車離開新竹的時候,我的是正確的,在車上的一個半小時內,難道我的停了整整一小時十分鐘,然後又恢復正常走動?當然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我的的時針自動撥回了一小時十分鐘。兩者都是不可思議的。
 
我的太太提醒我還有一支,我們稱它為B吧,B是我女兒送的,錶面全黑,分針白色,時針一半紅,一半黑。必須仔細看,否則只看到了分針,看不到時針。有一天,我去高鐵車站搭七點半的車子,到了車站,看了一下,只看到了分針指在四十五分,把我嚇出一身冷汗,以為我遲到了。再仔細看時針,發現時針指在六時。當時正確的時間是七點二十分,B慢了四十五分鐘。
 
B以後慢了好幾次,每次都是一小時左右。不論AB,慢了一小時以後,走動完全正常。這種情況,好像有人將的時針撥回五格。
 
有一天,好心的陳奎昊將我的A送到了一家在埔里的店檢查,店主問我有沒有睡磁性枕頭,我當然沒有。店主修了一下。我有一天在家裡發現這個完全停了,只好放棄這支A。我太太和我去大遠百買了一支Swatch,價值三千元台幣,是我有生以來買的最貴的。這是兩星期以前的事。我將此稱為C
 
A一直放在我的書桌上,五天以前,我太太發現A並未停,而是那撥時針錶冠被拉出來了。我太太一口咬定是我這個糊塗老頭幹的好事,我有口莫辯。我怎麼會去做這種事?我太太將那支冠恢復原狀,它就走得好好的。我立刻又戴它,因為我對它有點感情。一天以後,它又慢了半小時。我只好去戴CC是全新的,絕不會出問題了。
 
今天(2008/8/6)早上七時十分,我發現我的C快了一小時十分鐘。這件事,陳奎昊可以作證。他親眼看到的。
 
事已至此,我只好認了。C是支新,也會作怪,我想我再也不買了。
 
我的學生們知道我的C快了一小時十分鐘,議論紛紛。他們一致問我最近有沒有戴過B,我承認我已有好一陣子沒有戴B了,他們乘勝追擊,問我B有沒有出過問題,我又只好承認我每天都去檢查B,它一點問題也沒有。這些同學都不再問,因為事實證明,只要我不去戴它,它就好好的。
 
我的寶貝高足吳柏宏首先對此事表示意見,他用電子郵件向我說:「老師,你向來很有磁性,當然會出這種事情。」我在靜宜大學的高足黃其思也如此說:「老師,你年輕的時候,沒有出過這種事情。老了以後,才有這種事情,可見有些人,越老越有磁性。」我還有一位綽號叫做「歐弟」的學生,他的意見更有趣了,他說:「老師,以後你戴以後,就不要講話,因為你的聲音太有磁性。」
 
我已七十歲,人老了,就喜歡聽這類令人飄飄然的話。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我的三支為何行為如此怪異,但我今天卻開始有點相信,也許我真的有些磁性。我常常想,為何B最近一切正常?還不是因為我沒有去戴它的原因。
 
有一件事是我一直感到困惑的,那就是為什麼三支都會慢或快一小時左右。如果它們要整我,可以只差十分鐘,那我根本不會發現。我上課可能遲到,火車可能趕不上。它們差了一小時,我一定會發現。這三支事實上沒有造成我任何損失,它們究意要送什麼訊息給我呢?
 
C的時針忽然快一小時,使我更加感到「我的時間不多了」。一定有人在提醒我,我該多多利用寶貴的時間,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我已看了幾個小孩子,打算要教他們英文和數學,我可以想像到他們未來的一臉苦相。我相信,只要我認真地教小孩子,我的三支就都會正常了。

2008/09/02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