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技二專考了嗎? 誰來關心弱勢學生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大學資工系教授】

 

 

最近,大學指定考試考過了,所有媒體都大幅報導了指考的經過。等到放榜,各媒體又會大幅報導狀元進的是那一所學校。這種現象充分地表現了社會對於教育的重視。

但是,除了一般的大學外,我們還有技職院校,他們大多數也都是大學了,叫做四技二專。最近,好幾次教授們一起開會,我都問一個問題:「四技二專何時舉辦 入學考?」沒有一位教授知道答案,大多數教授都以為還沒有考。其實四技二專的入學考試早就考過了。只是這是一場無聲無息的考試,儘管幾萬學生參加,很多 媒體幾乎一字不提。

媒體為什麼不重視四技二專的考試?原因很簡單:整個社會不重視技職體系的教育。大多數進入技職學校的學生屬於弱勢學生,我們社會一直有忽略弱勢同學的現象。

近來,教育部將召開一個升學制度的審議委員會,我擔心的是大多數委員關心的全是有關那些高分學生遭遇的問題,而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國中升高中的考 試,叫做基本學力測驗。顧名思義,基本學力測驗應該是考一些基本的東西。可是,誰也不敢將題目出得非常「基本」,因為一旦非常基本,就沒有什麼鑑別的能 力,那些程度高的同學一定會群起而反對之。

基測還採用了「量尺計分」的方法。因此你得到的分數並不是你真正的絕對分數,而是和別的同學相比的分數,所以這次同學如果拿到一到廿五分,一概只有一分。 我們可以想見,一個孩子在考試中只拿到一分,他能夠信心崩潰嗎?我們可以說,對於這些弱勢孩子而言,基測是一種羞辱性的考試。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因為基 測的分數而喪失了信心。

我也相信,一定有人又在動腦筋,希望弱勢孩子能夠比較順利地升學。他們一定又希望鄉下孩子能用他的才藝升學。現在升學管道中,已經將才藝考慮在內。問題 是,靠才藝進入與才藝不相干的系,才是最危險的事。試想一位體育非常好的同學,他的數學一直不好,卻勉強進入了物理系,他一定學不好的。

對於偏遠地區學生加分,也一樣危險。少許的加法是可以的,大量地加分,又是將使這位同學發現他完全無法和別的同學競爭。這種作法,絕對是害了弱勢學生。

我們是可以幫助弱勢學生的,但必須從小學做起,因為小學時根基沒有打好,到了國中,就來不及了。

我們目前的國小教育是毫無品質管制的,有的同學程度非常之差,也能從小學畢業,進入國中。教育部一定要擬定一個國小每一級同學國文、英文、數學的最低標準,也要責成小學老師和校長務必使每位同學都達到這個標準。

我們也應該給偏遠地區的老師們一些補助,使他們能督促孩子們做完功課才回家。因為很多弱勢孩子回家是不做功課的。

我們更應該使每一所小學有足夠的英老師,才能使小學生每天都上英文課,目前偏遠小學的英老師奇缺,很多小學生每周只上一堂英文課,他能學到什麼?

我們社會之所以有如此多弱勢孩子,是因為整個社會對他們漠不關心,這些孩子的家長們不會要求政府幫助他們。政府官員往往出身好的家庭,也根本不知道弱勢孩子程度差到了什麼程度,希望媒體多多注意弱勢孩子的程度問題,唯有如此,才能喚起官員的注意。

 

2008/07/07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