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人的野心 拿出志氣、打造強國
我八歲左右,正好是抗戰勝利的日子。在抗戰勝利之前,我住的上海是在日本人佔領之下,我們真可以說是飽受日本人的羞辱。當時,小孩子都有一個共同願望:我們應該要成為一個強國。

抗戰勝利了,我們變成了五強之一。雖然我們是戰勝國,日本是戰敗國,我們都知道我們其實是弱國,日本仍是強國。

曾幾何時,我們的年輕下一代不再像我小時候那樣傻呼呼地有一個對國家的願景。我們的孩子是快樂的一代,他們認為自己的國家已經是很好的國家,幹嘛要談什麼願景?

的確,我們不是弱國,我們的高速公路裡擠滿了汽車,我們有世界上少有的高速鐵路,我們會生產手機,會生產平面顯示器,我們有全世界最好的晶圓代工工廠。我們實在應該心滿意足矣。

可是,很少人告訴我們的下一代,就以手機為例,手機裡重要的積體電路和軟體多半是買來的。半導體工廠也好,面板工廠也好,汽車工廠也好,重要儀器都是向外國買來的。重要的零組件和原料也都來自外國。

反觀日本,當初想用武力征服全世界,結果失敗了,但是他們的工業產品卻征服了全世界。我們不妨看記者們手中拿的攝影機,幾乎都是SONY的,少數記者用PANASONIC的。這不僅是台灣的現象,全世界的記者都在用SONY的攝影機。日本人不僅在家電上成就非凡,而且精密機械和特用化學品,都在全世界遙遙領先。我們有時只好承認,日本人仍然是野心十足的民族。也因為他們有野心,才會如此有實力。

我們最近十分重視兩岸關係,我當然承認兩岸關係良好很重要,但是要依靠兩岸關係來振興經濟,卻不是好想法。我們現在也許還對大陸有一點領先,但能領先多久呢?這幾天,世界各媒體都在討論大陸要生產民航機的消息,他們也要自行建造高速鐵路。我們的工廠一個一個地移到了大陸,兩岸關係好,能幫我們什麼忙呢?

我希望大家下定決心,將台灣打造成一個強國。所謂強國,絕非軍事上的強國,而是工業技術上的強國,自己可以絕對掌握關鍵性技術。以汽車工業而言,應該要能設計製造高性能的引擎。以工具機而言,應該有自己的控制器。以通訊工業而言,應該能設計通訊工業中所需要的積體電路。

我們唯一缺乏的是成為強國的志氣。我們的下一代看到高速鐵路,從不會問「為什麼我們不會製高速火車?」我們明明知道汽車裡的重要零組件都來自外國,也無所謂。最嚴重的是,我們整個國家不知道韓國在科技上遠遠超過了我們。尤其,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曾列出世界十大太空技術國家,韓國已經是第八名。

我們不都希望自己國家「富強」嗎?惟有強,才能富。我們不要成天羨慕歐美日的富有,該羨慕的是他們擁有的科技。台灣即使能夠和大陸修好,我們又能賣給他們什麼昂貴的產品呢?恐怕什麼都沒有。可是法國總統訪問大陸時,一口氣就賣給大陸價值九仟億的工業產品,包括通訊產品,噴射客機和核能電廠。這些當然都是高級的產品,可以想見法國人所賺到的鉅額利潤。

可是法國並非一直都是強國,二次大戰結束以後,法國是著名的病夫弱國。虧得戴高樂總統的領導,他強調法國一定要成為一個強國,果真法國成了法國。

如果我們舉國上下絲毫沒有要成為強國的想法,我們絕不可能有自行開發引擎的能力,也不可能設計通訊產品內所需的積體電路,更不可能有非常精密的儀器。我們會向大陸購買民航機,也會向韓國購買汽車和高級的通訊產品,我們的經濟會好嗎?

國人必須知道,如果我們不能成為強國,我們一定會變成弱國的。我們當然希望有一位像戴高樂的領導人能夠有野心、有遠見,也有達成目標的執行長。即使沒有,只要我們的下一代真的想國家要成為一個強國,我們一定會成為強國的。

【2008/05/20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