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被政客利用了嗎

 

【中國時報/李家同/暨南大學資工系教授(投縣埔里)】

2007.12.22

 

立法院休會了,一如往常,本屆立法院仍上演著政黨密室協商,不同黨派立委相互攻訐,甚至議會殿堂演出全武行。我想從立法院的現象,來檢討我們的民主素養。

  
民主國家有別於獨裁國家,在於民主社會一定會有不同的聲音,民主社會的功用不僅是以最後的表決方式來選擇其中的一個想法,最重要的是經由民主的程序,不同的想法最後一定會有一個共識出現。理想的民主社會之所以偉大,就在於維持了社會的和諧。因此一個好的民主社會,一定給大家一個討論的機會,經由非常理性而且平和的討論,不論一開始時,眾人的想法如何分歧,到最後一定大家會心平氣和地接受決定的。

   
我們可以說民主政治一定建築在理性的討論上面,理性的討論一定有以下的特色:

  
一、討論不是爭論,因此必須心平氣和。任何過份激動語言都不只是民主社會中可以使用的語言。至於漫罵,更是不該做的事。

   
二、討論時不可以說對方不愛國,這是一個非常基本的原則。我們一定要假設對方想法可以不同,但是都為國家的好處。如果給對方擔上了一個不愛國的帽子,討論就只好終止了。

   
三、討論的內容必須和政治有關,不能討論到一些與政治毫無關連的事情。

   
我國有關政治的討論絕對不能用心平氣和來形容。以立法院為例,自從解嚴以後,立法院就經常有全武行的上演。試想,有了全武行,還有什麼討論可言?既使沒有全武行,平時立法委員們對於政府官員的質詢,也是極無禮貌,粗魯之至。既不是辯論,也不是討論。

   
尤其值得大家注意的是,我國的政治語言中有相當多是漫罵式的,在選舉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大型的謾罵式看板,罵的言語粗俗不堪,但是大家似乎無所謂。

   
令我們該十分感到憂慮的是我們政客們經常會指責對方不愛國,這是民主社會最不該有的現象。我們不是惟一的這種國家,美國人也經常如此。在九一一事件發生以後,美國所通過的反恐法案,叫做「愛國法案」,我敢打賭,當時的國會議員們一定沒有人敢反對這種法案的,誰敢被人扣上「不愛國」的大帽子呢?

   
一個經常將愛國不愛國放在嘴巴裡講的國家,都表示這個國家的民主素養不夠成熟。英國人從來不提愛國這兩字。二次世界大戰以前,英國的大學生仍在大聲地批評政府。希特勒誤以為英國人不會團結一致,因此決定向英國宣戰,沒有想到英國人批評政府與愛國不愛國毫無關連。一旦有了外侮,他們團結了起來。

   
民主國家所討論的議題,可能與政治無關,但是狡猾的政客們會利用這些議題來增加他們的選票。美國人有時會忽然對所謂「家庭價值」表示興趣,布希總統就是靠一些非常保守的人坐上總統寶座的。但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總統大選與家庭價值有什麼關係。至少我看不出來。最奇怪的是,這些大談家庭價值的政客們都往往並沒有好的家庭。

   
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有一次有一位候選人在辯論會中被人問到「如果你的家人被強姦了,你會怎麼想?」這是多麼愚蠢而且無聊的問題,但是這是典型美式民主。很多人會對一些與政治無關的議題大感興趣。

   
反之,英國人又是成熟得多了,他們的政客們從不管這些奇怪的議題,他們所談的永遠與健保、教育、外交、國防、財政和經濟有關,政客們一定要被迫將這些問題搞得很清楚,而且也要有非常清楚的主張。

   
我要提醒大家,民主國家中,是不該由忠心的黨員出現的,我們所選出來的人是我們的公僕,我們不必忠於他,但他必須忠於我們,因為我們是主人。遺憾的是,在我們的國家中,很多人毫無留地對某些人物或政黨表示無條件的忠誠,這真可惜。英國人民在二次大戰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就請走了邱吉爾,這種對政客們冷酷無情的做法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在好的民主國家,我們老百姓利用政客來替我們做事,在不成熟的國家,政客們可以利用我們。國人不妨冷靜一下,仔細地想想看,我們有沒有被利用。我敢說如果我們在政治上表現得太過激情,如果我們的社會有分裂的現象,我們就是在被利用了。

2007/12/22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