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大學 教育部該負責

 

【聯合報/李家同/暨南大學資工系教授】

2007.08.09 03:24 am 

 

大學指定考試放榜,這次的紀錄已經到了令人驚恐的地步,最低分已經降低到了十八點四七分,平均每科只有三分,也可以進入大學,難怪社會一片譁然了。

在這個時刻,有人提到退場機制,也有人暗示這些收到程度不好的學生的學校辦學不力。其實,問題不在於那些學校辦學不力。我們一定要知道,我們有如此多的大學新生名額,即使我們能將所有的大學都辦得非常好,總有一些學校收到程度非常差的學生。之所以有如此低分,仍能錄取的現象,完全是供過於求的原因。

當年廣設大學和高中,是政府的政策。設立大學,是要經過教育部核准的,教育部手上握有非常豐富的資料,知道高中有多少學生畢業,他們一定早就知道總有一天,人人都能念大學,也總有一天,很多大學即使肯收所有的學生,也會發生招生不足的現象。

因此,教育部官員應該對這種現象負起全部的責任,因為他們當初鼓勵私人興學,大家照你的意思做了,你就不能忽然在進場以後,大談退場機制。那些大學當初是不該成立的,現在已經成立,政府總要負起責任來。

最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高中生程度如此之差?其實,高中也已有供過於求的現象。有一個縣,高中職共有八千八百名額,今年只有四千六百位國中生畢業。在這個縣,人人可以念高中職的。有些高中,基測分數最高只有一百一十分,最低者只有五十分。這種高中生,畢業以後,大概仍有大學可念的。

應該注意的是:高中生程度不好,絕不是高中的錯,這些學生,在國中就沒有學好,國中之所以出問題,完全是因為小學時就出了問題。

不知何故,我國是一個不講教育品質管制的國家,小學生程度極差,仍然拿得到小學文憑,順利地進入國中,國中老師完全救不了他們。我們要有像樣的高中生,最根本的辦法是在小學裡嚴格把關。我們不該定出很高的門檻,但總要使小學生有最低程度,比方說,小學畢業時你總要會分數加減。至於雞兔同籠問題,延到國中學代數的時候再要求。如果我們發現學生程度太差,必須及早補救,不能讓他到了國中仍然什麼都不會。

如果在國小和國中實施品質管制,高中生的程度一定會大幅度地提高,很多大學應該比較不會擔心收到的學生程度太差。

可是,大學仍然是太多了。在少子化的現象下,將來一定有很多大學無法經營下去。政府不必講什麼退場機制,很多學校一定會自動關門的。如何利用校舍,應該不是最困難的事。最嚴重的是大批教授失業。這些擁有博士學位的人,往往年紀很輕,可能正值壯年。我建議政府好好利用他們的才能,將他們納入研究單位做研究。我們國家反正有很多研究要做,這批人才絕對可以對國家有良好貢獻。

2007/08/0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