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I是什麼,也不知道am是什麼
基本學力測驗才考完,社會的焦點全部都在哪一位同學考到最高分,或者進入建中、一女中要二百九十分,而大家忽略了我們同一國家內就有大批的同學考得一塌糊塗。

有考得不好的學生,乃是正常的現象,但是如果偏遠地區的孩子們幾乎都考得不好,以及考得不好的同學幾乎都在偏遠地區,這就值得我們注意了。不幸的是,我們要面臨一個殘酷的事實:就教育而言,我們有很大的城鄉差距。在偏遠的鄉下,有很多國中生的基本學力測驗平均分數只有六十分,有一所就在新竹市附近的一所鄉下國中,學力測驗最高分只是一○八分。這種情形也使偏遠地區高中老師痛苦不堪,因為他們所收的學生基測成績只有一百分左右。

有一位高工電機科老師告訴我,他的學生幾乎全部不會分數加減,有些同學連英文二十六個字母都寫不完全。國中生基測成績落後,不能責怪國中老師,因為有很多國中生入學的時候就已經根基不好,國中老師無論如何努力,都已無法使他們跟上進度。我們可以說國中生基測成績不理想,完全是因為我們的小學品質管制的緣故。

我有一次發現一批孩子在做減法習題,他們是五年級的小學生,我又發現曾經有很多小四學生不會加法,至於英文,那就更嚴重了。好多小學畢業的孩子英文字一個也不認識。

我們如果真的要幫助基測不好的孩子,一定要在小學教育上下手,小學教育的品質管制並不是要孩子留級,而是一定要使學生至少通過最低的門檻,整數的加減乘除,小數點的加減乘除,甚至分數的加減乘除,都是絕大多數孩子一定可以學會的,如果老師知道某某同學連最基本的學問都沒有,就必須以因材施教的方式去幫助他,他一定學得會的。

現在有很多課輔機構,專門幫助功課不好的孩子,他們大概都不能將一個偏遠地區的孩子程度大幅提高,但是他們都能將孩子的程度提高到跨越了最低門檻,可見孩子們的程度提高到某一地位,是有希望的。

如何使學生不至於太落後呢?我認為教育部必須讓偏遠地區的小學能多聘老師,有了足夠的老師,老師們就可以要求孩子做完功課再回家。目前偏遠地區的孩子們大多數家庭都比較貧困,父母很多都不在家,即使在家,也不會督促孩子做家庭作業,有些孩子在家裡連書桌都沒有。如果孩子們每天再多留兩小時,將該做的練習都做完,他們不可能會全跟不上進度的。

如果無法多聘老師,也應該以補助方式,使老師們肯在課餘督促孩子做家庭作業,孩子如果有問題,也可以當天就問老師。重點是:教育部一定要知道老師輔導以後,學生的程度有沒有進步。

目前,偏遠地區小學的另一個嚴重問題是英文老師的缺乏,很多鄉的全部小學中。沒有一位合格的正式老師,必須靠代課老師或者替代役老師,很多小學生一周只上兩小時英文課,這種情形他們如何能在國中畢業後考到好的基測成績。

教育部一定要籌到經費,讓偏遠地區的小學能多聘合格而正式的英文老師。需知很多城裡的小學生在小學四年級就已會用英文做作文。而我們鄉下的一些孩子卻在完全無人管的狀況下進入了國中。我最近發現一位國中一年級下學期的學生,不知道I是什麼,當然也不知道am是什麼了。

如果一位老師在教一位大人物的孩子,他一定會非常認真,因為他多多少少有點怕那一位大人物家長來興師問罪,弱勢家庭的家長是不會來興師問罪的,他們常以為自己笨,自己的孩子也笨。我希望教育部的官員能扮演弱勢家庭家長的角色,代他們發言,代他們關心弱勢孩子的學習進度。我敢打賭,教育上的城鄉差距會大幅度減小的。

【2007/06/18 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