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頓,也只有站著的份!


李家同/暨南大學教授(投縣埔里)

俄國的彼得大帝一向對英國的牛頓很景仰,他和當時的英國國王有點親戚關係,彼得大帝到英國去訪問的時候,央求英國國王安排他和牛頓見面,國王說他可以安排,但彼得必須去拜訪牛頓,牛頓是不會來拜訪他的。

法拉第有時會向很多人演講,當時的維多利亞女皇也去聽,聽完以後,聽眾不會離開,要以鼓掌來表示敬意,演講者會出來謝幕,在謝幕以前,誰也不敢離開,女皇貴為一國之君,也不能離開,沒有想到的是法拉第已經離開了,因有一位老婦人病重快去世了,法拉第趕去為她念聖經。

在很多國家,非常有學問的學者是受到社會特別尊重的。大官雖然位尊權重,也都會對這些人特別有禮貌,如果這些學者已是髮蒼蒼的長者,年輕的大官更加要表現得謙虛一點。畢竟,在民主國家,大官不能做一輩子,政黨一旦輪替,大官就沒有人理了,但是有學問的學者卻越老越會受尊敬。

這次,中研院院士們合影留念,一些極為有名的老院士必須站著,而大官卻全部坐著,媒體紛紛大不以為然。我卻不怪這些大官,他們平時從不和學者來往,對他們來說,院士們對他們毫無影響力,如果院士們換成一大批富可敵國的財閥,大官中的一些小官,絕對不敢大剌剌地坐在前排,而讓一些富豪們站著。

大家可以想到的是,即使牛頓在場,我們的大官們仍會請他站著。

我還看過一場電影,電影中,美國和蘇聯因為電子系統出了問題,而發生了美國的隱形轟炸機即將到達莫斯科投下原子彈,美國通知了蘇聯政府,美國總統也一直以熱線和蘇聯總理聯絡,最後的一刻,美國總統問蘇聯總理離開莫斯科沒有?總理說他們早已離開,而且所有莫斯科城內的重要學者和音樂家,也都離開了,總理還特別提到他們撤離了眾多的數學家。

至於我國的數學家呢?我想我們的政府要員叫不出任何一位數學家的名字,他們很難想像如果沒有數學,電機系就只有關門,現代通訊也不可能,電腦也不可能有,很多國家之所以成為強國,還不是因為它們有很多優秀的數學家。

我在大學畢業以後,服役於空軍,我這才知道美國空軍曾經派人跟蹤英國的迪拉克教授,因為他的研究結果對於現代通訊技術極為有用,只是他們派出的人程度太差,紛紛承認弄不清迪拉克教授講些什麼。

這次大官坐、院士站的現象,一定會引起學者們的同聲歎息,也更會感到人微言輕。大官們看到院士,絲毫沒有敬畏之情,他們如果碰到不是院士的教授,絕對可以不理了。可惜的是,政府似乎不瞭解學術對於國家的重要性,國家如果尊敬學者,莘莘學子比較會埋頭做學術上的研究。以我國最近政府的做法,難怪最聰明的年輕人只想去念財務金融,因為如果你真的在財務金融上極為成功,連政府大官都要在你面前脫帽;如果你在文學,或者數學上成就再高,你也只有站著的份,悲哀也!

【2006/07/05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