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分裂 總統下台又如何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投縣埔里)

國家不幸,我們的政府變成了無法令我們信任的政府,應受人民尊敬的領袖忽然變成了大家開玩笑的工具。

社會裡有人對於陳總統表示強烈不滿,不是因為他的兩岸政策,也不是因為他在經濟上無所作為,大家不能忍受的,應該是他的誠信度。

我們實在無法理解為何總統夫人要聽有關SOGO經營權的簡報?直接收到和間接收到禮券有何不同?我們更不能瞭解為何總統對總統府副秘書長的所作所為,毫不知情?至於總統女婿的行為,硬要說總統被蒙在鼓裡,也實在不可思議。如果說國安局真的對這些弊案一無所知,國安局應該改名為國危局了。

要求政府一定要執行某種政策,否則就要罷免,這是不合理的;但是要求一個造成疑雲重重的總統下台,沒有什麼不對。誰都不願看到自己的國家往下沉淪。罷免總統,執政黨依然執政,可以不改現在的政策。這種罷免的建議,應該是不會造成社會動盪不安。但是最近局勢的發展,顯示我們原本還算和諧的社會,已有不和諧現象;原本已有癒合現象的族群關係,又在分裂之中。

在一個民主國家之中,人民不該對某位領袖人物,有任何的感情,他不過是一位公僕而已。主人要換僕人,乃是一件很普通的事,就如同董事會要換總經理一樣。邱吉爾在二次大戰期間對英國的貢獻,英國人難道不知道?但是大戰沒有結束,英國人就請他下台,因為他們相信大戰即將結束,他們需要不同的人來做首相。當然囉,英國老百姓有深厚的民主素養,英國人以冷靜而且理智著稱,才能請邱吉爾下台;美國人就不可能做類似的事。

我們絕大多數的老百姓不會以主人自居,我們往往對於某個政黨,或者某位領袖人物,有深厚的感情,因此在有人提出罷免建議的時候,很多人基於情感而不能接受。如果在野黨以溫和的手段來進行這件事,也許社會的和諧不會被破壞。這次在野黨在廣場上進行的造勢活動,乃是造成社會可能分裂的一大原因。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都應該是民間團體發動的,政治人物只是被邀而已。當某一政黨的支持者看到由另一政黨發起的大遊行,一定會認為這是一場政爭,他們直覺的反應是要保衛自己喜愛的政權,至於這個政權有無貪官汙吏,已不重要。試想,如果一個國家遭遇外國侵略,大敵當前,誰也管不了政府的貪汙腐敗了。

罷免案提出以後,執政黨立刻提出「本土政權」的想法。現在,在野黨必須聲嘶力竭地解釋罷免和本土無關,但是不論怎麼解釋,族群的分裂,已在所難免。在野黨如果一直不採取激烈的抗爭手段,相信有心人士很難製造族群的分裂。

偉大的政治人物,永遠應是全國人民的領袖,而不是某一政黨的領袖而已,他絕不會利用族群分裂來得到政權,他也不會讓對方有撕裂族群的機會。無論我們如何堅信何種信念,我們都應以溫和的方式表示之。我們要知道,正義固然重要,社會的和諧也一樣重要,貪汙腐敗固然可怕,族群的分裂才是最可怕的。如果社會不安,族群分裂,總統即使下台,又有何意義?

總而言之,看在我們小老百姓的面上,追求社會正義之時,仍要維持社會的和諧,畢竟和平的締造者永遠是受人尊敬的。

【2006/06/26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