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廣告… 中正紀念堂也拜金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投縣埔里)

很多國家的首都,都有大型的國家級紀念堂或者紀念碑,美國的華盛頓,就有華盛頓紀念碑、林肯紀念堂和傑佛遜紀念堂,巴黎有凱旋門,這些建築物,都由國家保管,也都有他們的歷史意義,人們對這些建築的看法是,我們一定要對他們表示一些最起碼的尊敬。華盛頓另外一個景點是甘迺迪的墓,小孩子進入甘迺迪的墓,有時會有頑皮的行為,也會有守衛的軍人勸阻他們。

這些歷史性的建築物會不會變成商業性的廣告看板呢?至少我從沒聽說過。

可是,我們的中正紀念堂已經淪為商業看板了,白色的牆壁上忽然出現了LV的美麗圖案,原來廣場裡還有一個LV的派對。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中正紀念堂一定收了LV不少的錢。看來,以後中正紀念堂可以自給自足了。這座紀念堂有四面牆,將來可以每一面都租出去,可以想見將來每天晚上我們可以看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精品廣告,真是一大享受。

我們也可以想像得到將來法拉利和勞斯萊斯將他們的汽車放在中正紀念堂的大門口,當國人進紀念堂去看蔣公遺物的時候,順便看看這些頂級汽車的風采。我們也可以想像得到,總有一天,中正紀念堂的台階上會出現模特兒的走秀,我只有一點擔心,中正紀念堂的台階太高了一點,也許我們可以改裝一下,使時裝秀可以順利舉行。

也許有一天,比爾蓋茲會利用中正紀念堂宣布他的新產品問世,多麼令國人興奮的一天。

一旦這種事情開始了,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了,也許有一天,中正紀念堂會關閉幾天,因為有人要在裡面拍一部恐怖片。

我們不該有如此嚴重的拜金主義,LV再偉大,畢竟是一家私人公司,而且是一個想要賺錢的公司。中正紀念堂是公器,不能出租給這種公司的。如果有一家公益團體為了救助飢民要做公益廣告,我覺得中正紀念堂是可以考慮的。但是在任何情況下,中正紀念堂是不能淪為有商業行為的廣告看板。

我們的社會有拜金主意,好像最近最為明顯。過去我們的社會崇尚純樸,崇尚勤勞,曾幾何時,我們崇拜的是名牌。問題是:絕大多數的人是買不起名牌的,因此我們發明了信用卡和現金卡,一夕之間,買不起昂貴名牌產品的人也可以享受名牌了。有人變成了卡奴。銀行因此而有了大量呆帳,要解決這種金融危機,恐怕又要全民埋單。

崇尚名牌,崇尚奢侈品,也是我們貪汙橫行的主因。我們的高級公務員薪水不低,為什麼要牽涉在私人企業經營權的鬥爭之內,甚至甘心淪為司法黃牛?還不都是因為他們周遭的人個個都可以過極為奢侈的生活,收入都是數以億計,但公務員不可能過如此奢侈的生活的,唯一的辦法就是貪汙了。

拜金主義不僅是製造了卡奴和貪汙,更嚴重的是製造了紙醉金迷的風氣,而且可能徹底地摧毀台灣固有的美德:勤勞。很多年輕人不太願意靠勞力工作來賺錢,而只願意靠玩弄金錢遊戲來致富。如果這種風氣繼續下去,我們的國家永遠不可能成為有競爭力的國家。

不要小看LV能在中正紀念堂做廣告這一件事情,LV富可敵國,我們的國家也就只好投降了。遺憾的是:我們沒有製造精品的雄心壯志,卻一心一意要做一個大量使用精品的國家;我們不崇拜能製造法拉利跑車的人,但是我們崇拜那些有錢能開法拉利跑車的人。難怪中正紀念堂變成了廣告看板了。

【2006/05/0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