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府 為人民?為資本家?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新竹市)

廣東省汕尾市東州坑村最近嚴重的暴動,當地的武警居然開槍射殺平民,這件事情,震驚了世界。其實,我們應該知道,以人民政府過去的作風來看,這種流血衝突是必然會發生的。

衝突的起因是徵地,這類因為徵地而引起的衝突在過去也一再發生。有一次,農民甚至佔據了當地的共產黨支部幾個月之久,最後,也是由武警強行將佔據黨部的農民驅離,有些人也被關進了監獄。

前些日子,外國媒體上出現了一張照片,照片中是一座像法國古堡的建築物,但這座優雅的建築物在北京城郊外,現在是當地有錢人的俱樂部,據媒體介紹,這座建築物的內部更是奢華之至。建築物的外圍佔地相當之大,花園也是法國式的。

但是,這一大塊土地那裡來的,當然是從農地變成的,因為農地被徵收,農民抱怨連連,他們所得到的補償少得可憐,他們是農民,除了種田以外,什麼也不會做。政府將他們的耕地拿走,教他們怎麼活呢?

大陸政府也承認大陸各地有抗爭的事件,去年一年,就有數萬件之多,所有的英美媒體,包括BBC、CNN、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泰晤士報等等,都常常報導大陸的抗爭事件,絕大多數事件都與徵地有關,但也有些卻完全是由一些小事情引起。

比方說,在重慶市,一位有錢人看不起窮苦的工人,對他辱罵,竟然引起上萬人的抗議;在安徽,有一位富翁開車進城去看一所私立醫院,以決定是否要投資,他帶了他的女朋友和保鏢一起去,不幸他的豪華轎車撞倒了一輛腳踏車,腳踏車的車主是窮人,對他來講,沒有腳踏車,就無法工作,所以他當然要求富翁賠償,這位富翁以一種極端看不起窮人的態度對他,使他感到受到侮辱,引起很多人圍觀,也引來了警察調停,但路人的感覺是警察站在富人這邊,終於引發了暴動,一所附近的大賣場被洗劫一空。

大陸的貧富不均問題是非常嚴重的,聯合國的貧窮線是一天一元美金的收入,所以如果你一年賺到三百美元,就在貧窮線之下。中國大陸有溫飽線,在此線之下,就不得溫飽,溫飽線是每年七十元美金的收入,比聯合國的貧窮線還要低。

大陸是一個非常大的國家,人口又多,要想均富,均非易事,任何人治理這樣大的國家,大概都會有貧富不均的現象,我們不能過份苛責這種現象。問題是:大陸政府目前全力拚經濟,對於這種發展經濟所造成的後遺症,好像滿不在乎。窮人在大陸,顯然是權益毫不受保護的,如果因為徵地而產生抗爭,吃虧的多半是當地窮苦的農民。

我們也應該注意到另一個現象,大陸不停地發生礦場坍方的慘劇,動輒就是上百礦工喪生。大陸窮人的醫藥問題更加嚴重,改革開放以後,政府要求各個醫院要自給自足,在如此要求之下,那家醫院能照顧窮人呢?

我們雖不能要求大陸政府立刻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但我們應該要求大陸政府重視大陸有大批窮人的事實,在發展經濟的同時,也要照顧到窮人的生活和權益。要知道,一個國家有法國式古堡並不值得驕傲,一個國家消滅了貧困,才是值得驕傲的事情。

我有一位朋友,有一天在上海街上看到一個手指血流不止的年輕人,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位年輕人從鄉下來上海,所能做的只是拾荒而已,因為沒有經驗,碰到了一塊尖銳的玻璃,當場血流不止。我的朋友立刻將他送進醫院去包紮。這位鄉下青年的遭遇,使我想起了狄更斯小說裡的情節。

人民政府是應該照顧人民的,人民政府應該知道,最需要照顧的人民是窮人,而不是富有的資本家。

【2005/12/14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