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吹起床號了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新竹市)

最近報載我國的筆記型電腦工廠已吹了「熄燈號」,移到中國大陸,相信全國沒有一個人會不感到沮喪的,如果筆記型電腦工業移到了大陸,平面顯示器產業不會跟進嗎?晶圓代工會不會也出走?我們國家會不會產業空洞化?

產業外移的原因,無非是要降低人工成本,凡是要外移的產業,一定是生產人工的成本佔了全部成本很高比例,這種產業的利潤一定不太高,如果再不降低人工成本,必定喪失了競爭力,大陸人工便宜,外移到大陸,乃變成很自然的事。

如果我們的產業有很高的附加價值,我們就不會再斤斤計較人工的成本,我們不妨看看,歐美日很多製造特用化學品的公司並未移到國外去,製造昂貴磁器的工廠也極少外移的。

我國有產業外移,當務之急,乃是要提高我國的工業水準,我國的工業水準,也不能說很低,但是我們往往不能掌握住關鍵性技術和關鍵性零組件,我們的工業技術往往必須依靠外國人的基本技術和零組件,在外國人的基本技術之上,我們再加上了一些整合和修改,但因為基礎技術不是我們的,我們很難有高附加價值產品的。

舉個例子來說,我們通訊產品中,必須有所謂射頻部分,這就是以高頻率的訊號將低頻率的聲音和影像訊號送走的線路,雖然這種線路極為重要,我們卻往往無法製造這種線路。通訊產品中,我們也需要將類比訊號和數位訊號互相轉換的線路,可是我們也無法做出非常高級的這種線路。

當年我國之所以有經濟起飛,起源於我國非常重視公用設施的建設,諸如電力、自來水、交通、通訊、義務教育、醫療、灌溉等等建設,都做得不錯,才使得我們的經濟有了突破性的發展。現在我們要提高工業的水準,我們應該知道,每一種工業也有共通性基礎技術的,如果這些技術不夠好,我們絕對不可能有非常好的工業水準。反之,如果我們能夠埋頭苦幹,將這些共通性基礎技術做好,我們一定會使我們的工業更上一層樓的。

以電機為例,線路設計(尤其類比電路方面)就是最基礎,也是最共通的技術,我們不是不會設計震盪器、濾波器、訊號放大器等等,但是要做得非常好,就不行了。以機械為例,我們實在應該多在基本的機械設計、機構設計、加工技術、自動控制等等技術下功夫。至於化工,我們應該多多注意攪拌和分離技術。

以上的這些技術,都不是什麼耀眼的技術,有些人還一定以為這是過時而且很容易的技術,不值得我們注意。其實這些技術非常難,歐美日的大廠之所以能夠持續發展出非常高級的產品,就是因為他們掌握了這些基礎的科技。

我國很多人很想發展出很便宜的手機,沒有想到的,很多歐美大廠已經開始了,他們將基頻和射頻線路合而為一,價格當然就會降下來,我們能夠做得到嗎?我們對基頻和射頻的技術,掌握得都不夠,很難將他們合而為一的。

我不是唯一有這種想法的人,清大的萬其超教授(化工),宋震國教授(動力機械)和吳誠文教授(電機)都有同樣的想法,我們都希望國人能下定決心來發展共通性基礎技術。要有非常好的這類技術,是對國內工業界的一大挑戰。

這個責任,產業界不可能一肩挑起,政府仍然要有制度,使國人肯埋頭苦幹做這種不耀眼的工作。

熄燈號雖然已經吹了,但是明天仍會來臨,如果有起床號,國人就會努力地設法使工業更上一層樓。如果沒有這個起床號,雖然天已亮了,國人仍沉睡不醒,我們會一再地聽到各種產業的熄燈號。

我們在等待國家的領袖人物吹響起床號,帶領國人做好工業的共通性基礎建設,使台灣能進入一個新而美好的新紀元。

【2005/09/21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