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貪瀆案 就看到雙B汽車…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新竹市)

最近社會發生了一連串令我們失望的新聞,有些棒球球員在打假球,有些檢察官在做不法的事,金檢局局長也似乎在做他絕不該做的事,捷運工程好像也有很多不法情事。相信大家一定有疑問: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令我們失去信心的事?

對於很多評論員來說,這都與政治有關。在野黨當然會利用機會,努力地將這些事件歸罪於執政黨,暗示必須由現在的在野黨執政,才能消除這些可怕的事件。但是老百姓心知肚明,在野黨就真正如此高貴而誠實嗎?換了黨做以後,這些事情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嗎?恐怕誰都沒有把握。

社會上這麼多貪瀆案件,其實都與我們的拜金主義有莫大的關係。最近,我們整個社會對於有錢人崇拜不已。有電視台以很長時間報導一些有錢的貴夫人到歐洲去旅行的消息,她們旅行的目的不是去看歐洲的古蹟,也不是去看博物館,更不是去看歐洲的風景,而是去購買奢侈品,新聞裡告訴我們每一位貴夫人如何面不改色地刷卡。前幾天,有一則新聞讓我大開眼界,一位廚子拿了好大的一塊牛排,這個牛排是給狗吃的,當然這條狗的主人是個有錢人。看了那塊牛排,連我都不禁羨慕有錢人家裡的狗。

我們的政治人物也使這種拜金主義越來越盛。為什麼政治人物要如此驕縱他們的孩子,年紀輕輕就開積架,結婚的時候,還要送他六十萬的伯爵表。領袖們如此做,小民當然會群起效尤。有一次,我看到幾位男模特兒在電視節目中接受訪問,主持人問這些俊男有沒有買過禮物送女朋友,有一位男模特兒說他曾經買了一只價值十萬元的表送給女朋友,但這種表必須到香港去買,所以他買了到香港的當天來回飛機票,完成了買表的盛舉。

每次貪瀆案爆發,都會報導主角開雙B汽車;開名車,已經是我們社會年輕人追求的目標。我們國家雖然有不少的人擁有雙B汽車,但卻不會製造雙B汽車。

過去,有一位阿根廷總統喜歡開法拉利,阿根廷不會造法拉利,但總統開法拉利,也曾引起國際媒體的冷嘲熱諷。

我們的年輕人,應該立下志向,使台灣的工業能夠真正的升級,從各種跡象來看,我們有可能在工業技術上落後於韓國,我們也絕對地落後於北歐的小國;芬蘭的人口只有五百萬人左右,他們能夠替伊麗莎白皇后號輪船製造引擎,我們呢?愛爾蘭的經濟起飛,是最近的事,但是全世界二十個製藥大廠中,有十六個在愛爾蘭設廠,我們呢?我們未能吸引任何大藥廠到台灣來。

我們喜愛精美的東西,是很自然的事,誰不喜歡法拉利跑車呢?誰不喜歡非常好的音響設備呢?又有誰看了英國好的瓷器,而可以無動於衷呢?我們可以喜愛昂貴的精品,但我們一定要念茲在茲,我們是不會製造高價位產品的國家,我們應該以此為恥,也要立志趕上先進國家。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如果不將提升工業技術作為全國努力的目標,我們將永遠不可能製造雙B汽車,永遠不能替伊麗莎白皇后號製造引擎,也不會製造高品質的音響設備。

過去政府有一個口號,叫做「毋忘在莒」,意思是說,我們的目標尚未完成,我們不可鬆懈。如果有朝一日,我們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工業大國,很多人可以買雙B汽車,但是他們不必用貪瀆的手段來達成買雙B的願望。

雙B也好,法拉利也好,都可以是我們的夢想,但我們應該夢想我們可以製造這種汽車,在我們不會造這種汽車以前,開名車有何值得驕傲之處?

【2005/09/1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