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極大笑話 500億最大浪費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新竹市)  


立法院通過了五年內打造國際一流大學的預算,我們納稅人五年要交上五百億來達成此一目標。但是,這個計畫恐怕已經是一個極大的笑話,也將是我們教育史上最大的浪費。
首先,何謂世界一流大學?我們最多可以對於世界最有名的幾所大學有共識,比方說,大家都會說哈佛大學、劍橋大學等等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學,但我們絕對不能選出前一百名的大學了,最多我們可以選出前二十名,以後誰都沒有辦法比較了,要比較密西根大學和伊利諾大學,就沒有意義了。教育部要在五年後,產生世界前一百名的大學,不知將如何確定目標達成了沒有。

其次,能在五年內打造世界第一流大學嗎?好的大學之所以好,是因為它有悠久長遠的聲譽,它一定有相當多大師級的教授,在各個領域都有,而且歷久不衰。教育部要打造這種學校,必須要有長遠的計畫,大學不是台北一○一,台北一○一可能在五年內造成,但我們無論花上多少錢,都不可能造就一個有大批大師,而且有悠久歷史的大學。

再者,為何一定要強迫清、交合併?教育部說大學規模不夠,就不可能卓越。清、交的規模小於很多台灣其他的大學,但研究成果卻超過了他們,可見規模並不是問題所在。

如果規模如此重要,為何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沒有合併?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也沒有合併?哈佛和麻省理工學院還是完全互補的大學,都沒有合併,清大和交大性質幾乎一樣,合併有何意義?

又,為何要強迫大學法人化?我國並沒有國立大學法人化的法律,大學如何知道法人化以後的結果呢?法人化以後,大學真的能有很大的自由嗎?只要經費來自政府,一切都要照政府的規定來做。法人化以後經費會增加嗎?恐怕還會減少。法人化以後,退休要自理,那豈不是連私立大學都不如了。在政府還沒有定出法人化的法律以前,是沒有資格強迫大學接受法人化的。

最後,為何要接受全國所有大學的申請?教育部早該知道這次補助的對象十分有限,卻叫大家都來提計畫,簡直是開大家玩笑,浪費絕大多數大學的精力和時間。

由於教育部一些奇怪的規定,弄得清大被一些媒體諷刺,談到清、交合併的時候,還有人用了「賣身」一詞,而至今沒有一位清大教授對於這些評論提出抗議。至於清大學生呢?他們只好長歎一聲,「總算看到老師的真面目了」。媒體用搶錢大戰來形容這次爭取經費,毫不為過也。上次成立了「台灣聯合大學體系」,也是為了搶錢。現在事過境遷,這個台灣聯大又悄悄地不見了,真是視教育為兒戲,難怪成大要使用「含淚」這兩個字了。

五年五百億,弄得大學含淚,弄得學生看不起教授,絕對應該立刻停止運作。我認為要打造一流大學,應該從培養大師級教授著手。我們不妨做一個統計,看看每一大學有多少位中研院院士、美國科學院院士、國家講座、教育部學術獎得主、國科會傑出獎得主等。教育部不妨定出辦法,使這些有傑出表現的教授的薪水可以終身地增加,使他們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好好地做研究。同時,每一所學校也應該同時得到補助,因此凡是有眾多這類教授的大學,就會得到大量的補助。至於大學拿到錢以後,如何使用,應該留給大學決定。教育部如果永遠根據這種辦法補助,各大學一定會儘量培養傑出的教授,對於整個國家而言,一定有益,而且這個辦法又簡單、又公正。

目前的辦法,使我想起當年的教改,在政府強力推銷下貿然實施,結果引起天怒人怨。這次的五年五百億,已經使大學「含淚」,已經使大學生看不起他們平時尊敬的師長,希望教育部能懸崖勒馬,停止這場鬧劇,而用簡單而公平的辦法,獎勵各大學產生大師級的教授。以目前的做法來看,五年五百億,絕對是大浪費也。




【2005-06-25/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