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編經費聘老師 幫鄉下孩子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新竹市)
昨天,好多找不到工作的準教師走上街頭,抗議政府政策失當。雖然我們不能說準教師找不到工作,完全是政府的錯,但教育部總不能說對此毫無責任。當年開放各種教育學程,就應該給學生警告,告訴他們可能發生的結果。教育部卻一直沒有這樣做,也沒有責成師範學院注意學生的出路問題。

可是我認為政府應該注意另一件事,那就是我國一直有大批國中生程度嚴重低落。今年國中基本學力測驗才結束,這次有差不多十萬考生考不到一百分。而且鄉下孩子明顯落後於城裡的孩子。

難道鄉下孩子比較笨嗎?這是絕不可能的。鄉下孩子程度落後有兩大原因:一、鄉下孩子回家不做功課,二、鄉下孩子所接受的文化刺激太差。

鄉下孩子的父母往往不知道如何督促孩子做功課,他們自己的教育程度不太好,即使有心,也無力幫忙,孩子如果不會做數學習題或是唸英文,父母往往幫不上忙。不僅如此,鄉下父母經濟狀況不夠好,晚上有時仍要工作,很多父母晚上要賣麵,小孩子還要幫父母在店裡打雜,怎麼做功課?我有一次去探訪一個弱勢孩子的家庭,這個家實在小得可憐,唯一能寫字的桌子就是飯桌,但飯桌旁邊是電視機,父母在看電視,孩子即使願意做功課,也會被電視機吵得不能寫字。

我曾經動員過很多大學生到比較偏遠的地區去替弱勢孩子補習,因為遠,一周只能在周末去一次,他們認真地教,也給了習題,但那些孩子一題也沒有做,結果是下周去,發現孩子早就將上周教的忘記了。

我們在埔里的弱勢孩子,有大學生從周一到周五,每天督促他們做功課,他們也就有明顯的進步。原來不會ABC的,在一段時間以後,全部學會了,不久以後,幾乎所有的同學學會了I am,you are,he is等等。並不是埔里的弱勢孩子比偏遠地區的孩子聰明,他們從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都在做功課,怎麼樣也不會原地踏步走的。

因此我建議,教育部應該制定一個方案,務必使功課不好的孩子,家庭作業做完才能回家。我唸的小學就有這個制度,我們常常都是在教室裡做習題,做完的就可以離校,做錯了也要一直改對了才能離校,我有一陣子弄不清楚分數的除法,也因此變成了全校最後離校的小孩。

以我們目前的老師數目來說,是不可能請他們再看弱勢孩子寫家庭作業的。所以我建議政府大量聘請老師,以落實這種制度。昨天紐約時報的頭條新聞之一,就是有關紐約市一所中學如何提升學生程度的新聞,他們採取了很多措施,幫助學生課後輔導,其中一個措施,甚至要學生周末也來學校做練習。

我們不能再不注意弱勢學生了,他們程度差,知道自己無法進入主流社會,喪失了自信心,也喪失了自尊心。其實他們並不笨,只是回家沒有做功課而已,如果有老師督促他們將習題做完才回家,他們的程度一定會提高的。

還有一點,現在很多小學沒有足夠的英文老師,不知道有多少鄉下小學靠代課老師和替代役。這些可憐的孩子如何可能學好英文?昨天上街頭的準老師,一定有相當多的人可以教小學英文的,我真要在此苦苦哀求政府寬編經費,務必讓鄉下小學能多請英文老師,以提高鄉下孩子的英文程度。

我每次看到鄉下孩子程度差,就感到心痛,如果政府多請一些老師,使他們每天都做功課,也幾乎每天都反覆地練習英文簡單的句子,他們一定會趕得上的。昨天的大遊行,顯示我們社會裡有足夠的老師,現在只看政府有無魄力了。至於文化刺激,茲事體大,以後再談吧。


 

【2005-06-13/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