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何要容忍粗暴的立委?

立委…一種粗鄙職業?

 


李家同/暨南大學教授(新竹市)


 

立法院應該是一個神聖的地方,可是看電視新聞,看到的全是非常粗魯的鏡頭,聽到的是立委對官員極端無禮的羞辱語言。

當教育部杜部長被質詢的時候,我們聽到的是無恥、閉嘴、你給我下去等等不堪入耳的詞句。我敢說,我們是一個很講禮貌的國家,我們在那裡都聽不到如此粗暴無禮的語言。如果喜歡聽這種語言的話,倒也簡單,到立法院去,一定大過其癮。至少在一周來,幾乎每天都可以聽到。

參拜靖國神社,的確不該,教育部長替這件事辯護,所引起的反感,是可以想像的。但是難道我們就不能用很文雅的言語來表達不滿意嗎?難道立委是一種非常粗鄙的職業?因此一定要用粗魯言詞,才能顯示他是立委?

老百姓都有個天真想法,希望我們的民主政治能夠使大陸人民羨慕。我常常想,我們應該讓大陸的知識分子到台灣來,看看我們如何用議會政治來決定國家的政策。政府一直不願讓更多的大陸人民來台,過去我不懂,現在我懂了,我們立委如此粗暴的語言,大陸人民看了,他們更加不會對民主政治有興趣了。

悲哀的是,儘管民間社會越來越文雅,在街上也難看到路人吵架,立委卻越來越不尊重別人。任何人侮辱別人,就是侮辱自己。但是立法委員又與眾不同,當他們在立法院,以立委的身分罵人的時候,他還侮辱了國人。

我們不該再沉默,立委言語粗暴,是最壞的示範,將來有一天,我們總有學生會用同樣的語言辱罵老師,兒女們用同樣的語言辱罵父母,以最近幾場質詢場面來看,那些老師,那些父母,一定會罵回去,我們的社會會淪落到什麼程度?

在此懇求立委不要再用這種語言了,你們千萬不要自以為得意,須知你們辱罵官員的鏡頭將來會永遠保存起來,你們的子子孫孫都可以看到這些紀錄。

我也要懇求媒體多報導好的質詢,總有立委在談論有意義的國家大事吧。當教育部長進入立法院的時候,難道沒人關心教育城鄉差距問題?當經濟部長進入立法院的時候,難道沒有委員關心工業升級問題?當法務部長進入立法院,難道沒有委員關心黑道為何如此猖狂?

我更要懇求全國選民不要再將言語粗暴的立委送入立法院,世界上沒有一個國會殿堂,可以容忍民意代表如此無禮。我們誰都希望自己的國家越來越好,也越來越在國際上有地位。我們的立委實在無法讓我們引以為驕傲。值得深思的是,為什麼我們老是選他們。

令我困惑的是,當立委以如此粗暴言語質詢的時候,他們知不知道有電視機來記錄?更令我困惑的是,官員們為什麼肯接受這種侮辱?難道他們沒有別的工作可做嗎?

【2005-04-09/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