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要裝聾作啞的政府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

春節快到了,今年春節,政治上少了好多令老百姓不安的新聞,但病死豬肉大規模地流入市場,卻使我們無法安心過年,病死豬肉和好的豬肉,一齊賣出,試問如何追查?我們只能將豬肉煮熟一點,除此以外,我們又能怎樣?

私宰販賣行之有年

大家大吃一驚的是這種私宰的行為已經行之有年,規模也相當之大,而政府居然毫不知情,還要靠一些民間的消息靈通人士揭發,政府才有模有樣地大動作的調查。

這種販賣死豬肉的經營過程,相當複雜,不肖業者要先收購病死豬肉,而他們的屠宰方式必須很像合法業者,他們的包裝、冷凍等等過程,也必須看起來正常,還要貼上假的標示,更重要的是要能送到中游的肉商那裡去。這麼複雜的過程,非常容易被發現的。

報載,病死豬集運一向被私運業者操縱,私運業者曾利用中途攔截的方式,強迫這些合法運輸的車輛、接受了這種不合法的豬肉,為什麼司機往往不敢反抗呢?還不是因為黑道介入的原因。司機有兒有女,如何敢得罪黑道?

黑道經營歷史悠久

如此複雜的經營方式,如此大規模的行銷,如此長的行銷歷史,說政府一點都不知道,實在太看不起政府官員,他們既不盲,也不聾,不會不知道,只是這種行業有黑道牽涉在內,政府官員就裝聾作啞了。

最近幾年來,我國的領袖人物,全副精神花在一些政治議題上,老百姓也跟著起鬨?對於攸關老百姓真正福利的事情,一概少談。如果政府肯多花一點精力在掃除黑道上,相信很多令我們不安的事件都不會發生。

閉眼搭車心不煩也

我們的客運,一直有問題,火燒車有之,撞上收費者有之,凡是可能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可是這些長途客運公司,照樣發車,照樣經營,照樣賺錢,也照樣出嚴重車禍。春節快到了,政府大官裝模作樣地問客運司機一天開車幾次,試問再笨的司機也不會說他早已累得半死。我常要坐一些客運的車輛,一路上,車子橫衝直撞,我發現絕大多數旅客都閉上眼睛,眼不見心不煩也。後來車子開上了快速道路,我們超過了每一輛看得見的汽車,我又趕快閉上眼睛,實在太恐怖了。我當時想,如果政府大官悄悄地坐在這輛車上,他就會知道這一類開快車客運的存在了。

糊塗政策朝野一致

我的同事笑我太天真,他們說這些遊覽車客運後台都是黑道,誰敢碰他們?政府官員其實早就知道了,只是假裝糊塗而已。這種裝糊塗的政策也是朝野一致的,君不見這次病死豬肉案件,在野黨毫不批評執政的政府,理由很簡單,他們也怕得罪那些極有影響力的黑道。

當我們的朝野為了修憲,公投等等吵翻天的時候,我們的社會卻被一些邪惡的勢力所腐蝕,我絕不在此危言聳聽,我們不妨下次看一次黑道大哥的葬禮,有那一位大人物敢不表示哀悼之意?

別隨政治議題起舞

我們大人物對於我們的安全問題裝聾作啞,不僅如此,他們還成天要我們注意一些對他們極為重要的政治議題,我們絕不能再隨他們起舞了,我們一定要用盡方法,迫使他們注意我們要有衛生的食物可吃,要有乾淨的水可喝,要有安全的客運車子可坐,鄉下要有足夠的英文老師,程度不好的孩子要有比較簡單的教科書可用,家境不好的孩子有人替他們補習,使他們的功課能跟得上。

媒體注意力應轉向

我們也應該用盡方法使所有的媒體都將注意力轉到民生議題上來,究竟病死豬的問題重要?還是宋楚瑜的想法重要?究竟誰是副院長重要?還是台灣農產品降價問題重要?究竟古道西風瘦馬重要?還是教育上的城鄉差距問題重要?李前總統曾經說過,「民之所欲,常在我心」。我們應該大聲地喊出我們的心聲:我們要有一個不被黑道所控制的政府,我們需要一個安定而且有正義感的社會。

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要一個裝聾作啞的政府,我們需要一個耳聰目明的政府。

【2005/02/07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