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糟 大學教授也救不了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

教育部長杜正勝對大學生英文程度作了一種願望性的宣示,他希望在民國九十六年,百分之五十的大學生會通過全民英檢的中級程度;同年,百分之五十的技術學院學生可以通過全民英檢的初級程度,我雖然歡迎杜部長對於英語能力的重視,我仍然希望部長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

首先,我認為大學生(包含技術學院的學生),如果英文程度非常不好,大學教授是無技可施的。因為大學教授的專長,並不是教普通的英文。

大學生英文有多差?我建議政府做一個簡單的測驗,請同學們翻譯一些簡單的中文句子,或將一些不太難的文章翻譯成中文,我敢擔保,只有極少數的同學可以在中翻英時,不犯文法上的基本錯誤。至於閱讀的能力,不要說看紐約時報了,就看國內英文報紙,絕大多數的學生都有困難。我們理工科教授最近發現很多大學生,根本無法看英文的教科書,更無法看英文的學術論文。有一位明星大學的畢業生,居然不認識university,同一學校的畢業生,不會念engineering。

問題在… 國高中英文教育

問題不在大學教育,在於國中和高中,部長應該知道有四分之一的國中畢業生,基本學力測驗的分數不到八十八分。試問,這些同學的英文程度夠好嗎?這些學生一定有高中、高職可念,他們也都可能進入大學或技術學院,在這種情況之下,大學以及技術學院之中,當然會有很多英文程度不好的同學。

菁英教育 又要放棄他們

我們討論大學生的英文程度,而一字不提國中生的英文程度,大概是將注意力集中到那些英文程度還不太差的同學那裡去,至於程度太差的,教育部好像要放棄他們。我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整個國家就是只注意菁英教育。教改就是由菁英份子替菁英份子設計出來的。

下有對策 仍然人人畢業

我更希望教育部知道,教育部一旦宣示了對英文的重視,各級學校校長們的反應,一定是宣佈一些華而不實的政策,某某大學會說學生一定要通過某某英文檢定,才能畢業;但是他們心知肚明,他們大多數的學生是不可能通過這種檢定考試的,因此他們在辦法上留有但書,也就是這種學生必須選修某種高階英文課,校長們都知道,這種課,絕大多數的學生都會及格的,所以這種政策之下,最後人人仍然都畢業了,好者恆好,壞者恆壞。

技術學院 課本會變得很難

技術學院的校長們也會忽然將英文課本變得很難。他們認為將來萬一有人來參觀,一看到如此難的英文課本,立刻佩服得五體投地,至於學生懂不懂呢?他們也管不了。我常碰到一些技術學院的老師們向我抱怨英文課本太難,根本忽視學生程度差的事實,學生們學不會,老師們有無力感,但是至少這所學校給了外界一個重視英文的印象。

務實做法 打好學生基礎

當務之急乃是在於各校發展出一種「務實」的英文教學辦法,即注意學生的程度。前些日子,我注意到在信義鄉的一所小學,那裡的校長選了一批英文句子,每一周學生都要背一些英文句子,這些句子每周會公佈出來,如此一年,這些孩子至少在畢業之前,能夠背出相當多的生字,也能背很多的英文句子,這種做法,就是我所謂的務實做法:注意學生的程度,打好學生的基礎。

三年以後 差的可能更差

如果我是教育部長,我不會在乎一所學校有多少英文好的學生,而會在乎一所學校有多少英文奇差的學生。好的教育家,永遠是要將最低程度拉起來的,只會教好天才的人,根本不配被稱為是教育家。目前,很多學校,雖然有大批同學程度奇差,校長也不在乎,因為他只要有少數頂尖的畢業生能考上明星學校,他就可以向社會大眾交差。

所以,也許在三年以後,的確有更多的學生英文進步了,但是由於校方傾全力教那些有潛力的學生,那些英文程度不好的學生可能程度更加低落了。

我的願景 提高最低程度

我還是要老調重談,頂尖學生的英文程度不夠好,也許值得我們重視;但是英文的最低程度,才是一切問題之所在,也是我們最該注意的事,他們將來不要談是否有國際觀,因為英文差,一路都跟不上,變成了毫無競爭力的一群,收入一定會低。他們的潛力也永遠不能發揮,永遠是弱勢,這才是教育部長該注意的事。也許部長應該定出一個願景,將我們學生的英文最低程度,能夠逐年的提高。

【2004/09/0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