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瞭望台》

教弱勢孩子 是我最大的成就


李家同/暨南大學教授


 

教育部想禁止幼稚園教英文,我早就知道他們一定做不到,果真有幾位教育界的重量級大老出來反對了。

對我而言,幼稚園的小孩子能不能學英文,實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問題。讀這種幼稚園的小孩子都有富有的父母,既使幼稚園裡不教英文,他們也會找人到家裡教。但是令我傷心的是:為什麼富有孩子的權益受損,立刻就有重量級的大老們替他們說話,而弱勢團體的孩子沒有受到好的教育,就沒有人替他們講話呢?

我們的孩子在幼稚園時學英文,並不是一件嚴重的事,嚴重的是:很多國中畢業生英文、數學都不會,這才是我們該注意的事。遺憾的是,我們的社會對這些人可以說完全漠不關心。

大多數在學業上表現得不好的孩子,多半出於社經地位不高的家庭,他們的父母不會對政府有所要求,他們也不知道如何能使自己的孩子在學業上有所表現。

就因為弱勢團體沒有代言人,政府對於功課不好孩子的存在,可以採取漠不關心的態度,立法院也好,監察院也好,不會將我們教育上的巨大差距變成了一個議題,各級學校的負責人,也只要自己學校有人考上了明星學校,就自以為可以心安理得。

前些日子,我在一個場合向很多老師演講,有一位老師問我:我一直在教弱勢團體孩子的英文和數學,而且也沒有選好的學生來教,根據他的經驗,這些孩子們大概不會有什麼高成就的,難道我不會感到沮喪嗎?我當時差一點答不出來,因為我這一輩子最感到有成就感的時刻,就是在教這些孩子的時刻,而且我知道,如果我不教他們,他們不會有這麼好的進步。這些孩子不會考上建中,又有什麼關係?

如果多一點的老師對程度不好的同學有興趣,教育的差距就會越來越少了,否則的話,差距一定會越來越大的。

【2004-09-01/聯合報/2版/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