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分錄取 沒有品管的教育政策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新竹市)


 

大學指定考試放榜了,這次,錄取率又創新高。總計,有十三個系,錄取總分不到一百分。這種現象,實在可以用自欺欺人來形容,試問,國英數平均只有二十幾分,如何能念大學數學系或是資工系,我們可以想像得到這兩個系教授所面臨的嚴重問題。

大學現在有了低分錄取的現象,我們必須同時承認一個殘酷的事實:有不少高中畢業生的程度是非常低落的,否則不會有人指定考試,考得如此之差,所以我們就不妨再檢討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的高中有部分學生程度低落?這種低落現象,也是必然的。前幾天報載有一所高中,只有一人報到。學力測驗個位數的國中畢業生,仍然會有高中或者高職會收他,在這種情況下,高中生的低程度是可想而知。

我國教育的危機就是毫無品質管制,這次放榜,發生這種低分錄取的現象,一定有些不負責任的官員說大學要嚴格把關,但是如果某個系已經收進了不適合的學生,而且幾乎全部如此,再嚴格已來不及了。

大學有人低分錄取,是一大危機,也可能是轉機。因為教育部長可以趁此機會建立各級學校的品質管制。我們不是喜歡一切學美國嗎?美國政府最近有一連串的法案,都是針對提升學生最低程度而制定的,布希總統引以為傲的「No Child Left Behind」(一個都不能少)法案,就是要將各級學校的學生最低程度拉上來。

我們應該看看芬蘭的做法,芬蘭是一個小國家,但是他們的國民所得是兩萬六千美元,遠遠超過我國,聯合國最近將芬蘭列為世界上第十三名國家,為什麼如此小的國家,能有如此好的國力表現?新聞週刊七月二十六日有專文報導芬蘭的教育政策,芬蘭努力使他們的最高程度保持世界級水準。在數學上,芬蘭在全世界名列第四;在科學上,芬蘭名列第三。這是他們資優學生的表現,但是芬蘭一直致力於教育上最低程度的升高。也就是說,當芬蘭的老師們注意那些資優學生的時候,絕對不會忽略了那些程度不好的學生。

教育部長已經對於這次低分錄取的現象感到不安,教育部的官員們一定會感到很奇怪,曾幾何時,廣設高中大學還是政府的德政,怎麼搞的,沒有幾年的功夫,不但高中職和大學,都有低分錄取的現象,高中職已經出現招生嚴重不足的現象,有些大學找不到學生,也是立刻就要發生的事。面臨這個危機,我只有建議教育部,頭痛不能只顧醫頭,腳痛不能只顧醫腳,大學低分錄取的根本問題,仍然在於我們有眾多的高中生程度太差。我們如果不讓他們進入大學,表面上,立刻提高了大學生的素質,從此以後,我們不再會被人嘲笑,說我們的大學有錄取率過高的現象。但是這批高中生又能做什麼事呢?如果他們程度如此之差,以我們國家的現況來看,他們能有競爭力嗎?在這個時候,大談高中職及大學的退場機制,又是另一種自欺欺人而已。

【2004-08-10/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