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的國際觀 只有NBA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

長庚大學有一位學生和同學打賭,打賭的內容和美國的籃球賽有關,他打輸了,因為當初他答應輸了要裸奔,他也真的裸奔了。可想而知的是這件事變成一件校園裡的大事。長庚大學認為他的這種行為非常不應該,而且有損校譽,因此給了他留校察看的處分。

這種處分,是否過當?的確可以討論,因為裸奔當然不對,但這是一件偶發事件,而且是一件大學生純胡鬧的行為,並沒有任何商業意味。通常大學嚴重地處分學生,一定是因為他的行為有嚴重的道德問題,而這一件事情,實在看不出這個學生的道德出了嚴重問題。

至於這件事情,會不會影響到校譽?其實社會上對於一所大學的評價,絕不會只看一個單一事件,有一位學生做這種胡鬧的事,就代表這個學校不好嗎?

絕對不會。長庚大學是一所辦學成績優異的大學,長庚大學的電機系,更是國內私立大學電機系中的佼佼者,我看不出這件事情會如何負面地影響長庚大學的校譽。如果長庚大學一直都是一所胡鬧的學校,學生的程度也非常差,即使沒有學生裸奔,仍然不會有什麼好的校譽。我們都知道長庚大學是一所很嚴肅的學校,這件事件只會成為社會上茶餘飯後的談笑資料,不可能對長庚大學的優良校譽造成什麼嚴重傷害的。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我們的大學生對於國際情勢是不是僅僅關注在NBA球場上,這才是一件嚴重的問題。這一位大學生,顯然對於NBA球賽非常熟悉,而且也著迷到了一個程度。但是他有沒有注意到國際間所發生的重大事件呢?舉例來說,伊拉克的情勢,非洲蘇丹的內戰。長庚大學在處分這位大學生的時候,不妨查一下他們學校大學生對於國際情勢的瞭解。

我相信全國每一位大學校長,都會發現我們的大學生其實是根本不太關心國際間大事的,很多大學生恐怕連巴勒斯坦和巴基斯坦都弄不清,他們所謂的國際觀,大概只限於對於國際間影視體育的瞭解,NBA是美國的玩意兒,我國的青年學子的確有人對他們如數家珍,美國的一些電影明星,也常是我們大學生全神貫注的目標,這些事情,就是我們大學生的國際觀。

歐洲和美國的大學生,常常會有大規模的示威遊行,以表示他們對於世界上弱勢團體的關心,人類日益擴大的貧富不均問題,和非洲愛滋病蔓延的問題,都常常是歐美學生在網站上熱烈討論的話題,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八大工業國家的會議,最近都找一個偏遠地區開會,就是害怕大學生的抗議,八大工業國家有一次在加拿大的山上開會,最近在美國的一個島上開會,都是為避免有理想的大學生對他們的抗議。

而我們的大學生呢?由於我們整個國家不關心國際間的大事,大學生當然也就對這些大事一概不太注意。蘇丹最近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他們的內戰使得一個地區成了人間地獄,我們的媒體卻幾乎對此隻字不提。我敢打賭,很多大學生不知道蘇丹在那一個洲。

大學生應該是很有內涵的人,很有思想的人,但是我們的大學生常常僅僅是一批快快樂樂的年輕人。不客氣的說,他們是一批對世界大勢非常不瞭解的人。常常有人問我大學生該有什麼樣的國際觀,我不知道如何作答,可是如果大學生對於國際大事僅限於NBA,或者是方程式跑車比賽,或者是某某電影明星的桃色新聞,我們也談不上什麼國際觀了。膚淺的人,何來任何國際觀?

這次事件以後,有人將這些裸奔的照片在網路上流傳,這才是很嚴重的事,散播這種照片,可能觸犯了法律的。我猜做這種事情的人,大概又是大學生。我不禁要長歎一聲,我們的大學生未免太不成熟了,萬一被檢察官起訴,這就不是什麼「小題大做」的問題了,法律就是法律,大學生尤其要知道法律的尊嚴性,一旦觸犯了法律,恐怕不可能用年幼無知來辯護了。

大學生偶爾胡鬧一下,我們不必太在意,我有時覺得,大學是這批年輕人最後能夠搞怪的地方,將頭髮留成怪模怪樣,我們最多「唸」幾句,不必太注意,因為一旦踏出校門,他們就只好乖乖地不搞怪了。裸奔當然不是值得鼓勵的事,但我們也不必太在意。

但我們的大學生如果是膚淺的一群,就值得我們老師們注意了,大學生不能老是只注意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大學生多多少少應該以菁英份子自居,菁英份子不會只知道 NBA的。

【2004/06/28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