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款軍購 我們是有錢國家嗎?


李家同╱暨南大學教授(新竹市)

對於反軍購大遊行,我舉雙手贊成。

首先,我們是一個有錢的國家嗎?我們只有百分之三十的高中生和百分之三十的大學生能夠進入收費較低,而資源又豐富的公立學校,百分之七十的高中生和大學生都必須念私立學校,私立學校的學費高得多。儘管不少人認為這種現象不對,但是政府就是沒有辦法改善這種情形,為什麼?還不是因為經費不足,可見我們不是一個富有的國家。我們知道我們該做一些使國家更好的事,但我們苦於沒有經費。

我們國家明顯地有電機和資訊人才不足的現象,很多公司都想多請一些這方面的工程師,卻往往找不到。以暨南大學而言,我們願意替國家多多培養電機和資訊的人才,但是政府不批准我們的增班計畫,因為增班必須增加老師員額,增加實驗室和教室,也要增加設備。政府說我們沒有錢,隨便工業界如何求才如渴,我們管不了。

我們有些師範學院想轉型,政府也鼓勵他們轉型,但是轉型總要增加新的老師。政府鼓勵大家轉型,但常常不給經費,這當然也是因為我們並不是一富有的國家。

最奇怪的一件事是政府取消了實習老師的薪水,大學生想做中、小學老師,必須經過實習,實習老師的薪水只有八千元一個月,就這一些錢,政府也付不起了。原來實習的時間是一年,現在改成半年,八千元也沒有,實習老師這半年,要喝西北風,萬一被學生發現老師面有菜色,怎麼辦?過去,我們可以用一年的時間來看這位年輕人能不能做好的老師,現在只有半年了,半年就可以看出他的好壞嗎?我們都默默地接受了政府的措施,因為我們同情政府財政上的困難。

過去幾年內,我們的公立高中幾乎沒有增加什麼實驗室的設備,我們的國中、國小也一直沒有圖書經費。我們都原諒政府了,畢竟我們國家不夠有錢也。

我們私立大學中,絕大多數的師生比都不如國立大學,這不能責怪私立大學,他們的資源不夠,不可能請那麼多老師,如果政府能夠補助私立大學多請老師,私立大學老師的授課負擔就可以減輕,也因此可以好好地充實自己的學問,對學生是一大福音,可惜政府沒有錢,我們也只好算了。

政府缺錢,甚至將腦筋動到了勞工階層,好像財政部要修法來扣勞工退休金了。勞工退休金,所領到的錢本來就不多,而且這才真是血汗錢,想不到政府窮到這種程度,連這筆退休金,也要課稅,以彌補稅金之不足。

就在政府叫窮的時候,卻提出六千多億的經費來購買軍備,我們忽然之間又變成了一個富有的國家。

不要說我們錢已經不夠了,即使夠,我們這樣做,就真的有效嗎?買幾艘柴油潛艇,可以抵擋得住中共的海軍嗎?這些潛艇,將來找人維護,恐怕都成問題,零件壞了,買得到新零件嗎?我們佈置了反飛彈系統,如果對方以大批空包彈散來,我們能夠不理嗎?如果我們的飛彈升空攔截,他們下一批來的是真的飛彈,我們恐怕已用完防禦性的飛彈了。

我們和大陸進行武器競賽,吃虧的一定是我們,我們很難和他們勢均力敵,可是武器競賽的結果,是我們的教育以及其他各方面的投資卻會不足,我們在武器上仍然比不過他們,而我們原來很不錯的經濟,卻會因此而被拖垮。的確,我們目前在科技上,仍然在很多方面領先了大陸,可是領先的幅度正在快速地減小。如果我們科技落後於他們,我們的處境就會非常艱難了。

當務之急,應該是全力發展科技,我國自然資源不足,惟有科技上的領先,才能確保經濟上的發展。目前我們的產品大批地銷往大陸,表示我們產品的附加價值其實是不夠高的,如果我們的工業產品真的能打進日本和歐洲,我們就穩住了。因為這種現象顯示我們的產品是高級產品,也遠遠也領先中國大陸。即使我們的武器不如他,我們的國力本身就是最好的國防。

我們應該群起而反對軍購案,政府應該在教育上作更多的投資,在科技發展作更多的投資,在改善人民居住環境上作更多的投資。而不必將大批的銀子送給美國的軍火商。我們如果未能將教育辦好,如果我們的科技始終沒有重大的進步,如果我們居住的環境一直非常髒亂,我們無論買多少武器,都無濟於事。

大陸最怕的不是我們有多少武器,而是害怕我們在教育,科技和居住環境上的突飛猛進,這些才是我們最好的保障,也恐怕是對他們最大的威脅,我們花這麼多錢去購買武器,絕對正中他們的下懷,因為他們可以不擔心我們會成為一個出類拔萃的國家。

我們為什麼要浪費六千億呢?

【2004/06/19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