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態分班,能挽救弱勢孩子嗎?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我們又在討論是否要立法來強迫常態分班的問題。這使我想起多年前,舉國上下要求廢止聯招,現在聯招改成了多元入學,我要問的是,我們的惡性補習減少了沒有?窮小孩子受教育的機會改善了沒有?答案都是否定的。補習班的生意越來越好,窮小孩子呢?誰都知道,所謂甄試入學和申請入學,都與他們無關,他們根本付不起這種入學方式所需的費用。

廢除聯招,就可以使教學正常化,這個論點,本身就很奇怪。這種想法也充分表示,我們不敢勇敢地面對現實,也不願意冷靜地分析現象發生的基本原因,而只會將一個大家厭惡的事情去掉,至於問題的源頭,誰也不去理它。

當一大批專家學者要求廢除聯招的時候,誰也不敢出來反對他們。社會上多數的人喜歡聽「改革」這個名詞,至於改革是否真正有效,改革是否會引起更加負面的效果,我們沒有思考這類問題的能力,也沒有這種冷靜分析的習慣。

社會其實不重視弱勢兒童

現在,我們發現有些學校有放牛班的現象,一氣之下,大家認為只要嚴格執行常態分班,放牛班自然就會消失,原來被老師們放牛吃草的孩子們,從此就可以融入常態,他們從此可以受到較好的照顧,他們會有較好的自信心和競爭力。

事實真的如此嗎?常態分班之下,很多原來後段班的同學在班上當然會表現不佳,任何一位老師都無法在上課的時候特別照顧到他們的,因為畢竟時間有限,老師必須將他有限的時間顧到中間程度學生的需求,功課特別好的,或者功課特別差的,都不是老師可以照顧的對象。

我們要幫助程度不好的孩子,必須注意到他們在放牛班的遭遇。我們的社會,其實是不重視弱勢兒童的。大多數台北市的專家學者,根本不知道有功課不好的學生存在,對一位在學術界拿到無數獎項的人來說,國中的這些課程,學起來應該是易如反掌,怎麼會有人學不會。所以教改專家們一直埋怨我們的中學生太可憐了,唸書唸到半夜,他們不知道有一票後段班的學生,每天在那裡玩,老師根本不管他們。他們也以為自己是笨小孩,英文、數學一定是學不會的。老師幾乎放棄了他們,他們當然也放棄了自己。

弱勢孩子更需要好的老師

如果教育部真的關心這些功課不好的孩子,不是強行常態分班,而是在全國推行照顧弱勢孩子的運動。弱勢孩子更需要好的老師,所以弱勢團體的孩子將來一定要有好的老師來教他們。我們應該知道,目前社經地位高的家長們,會運用各種壓力來替他們的孩子爭取最好的老師。君不見,各級學校已經有實驗班和才藝班,這些都是為應付那些菁英學子而設立的,也一定會請最好的老師去教。弱勢同學需要比較淺的教科書,教育部就應該趕快使他們有這種教科書。

文化刺激和教科書很重要

對於弱勢學生而言,除了需要好的老師和適當的教科書以外,最需要的是文化刺激。程度好的孩子往往來自有書香味的家庭。他們從小就會看很多的書,知道很多應該知道的普通常識。很多功課不好的孩子,除了課本以外,一本課外書都沒有看過,所以他們閱讀的能力往往很差,即使簡單的文章,他們往往都不能抓到文章的要旨,試問,他們如何能在課業上有成就?

有程度不好的學生存在,並不是因為能力分班造成的,其主要的原因仍然在於他們沒有受到特別的照顧。禁止能力分班,因此也不能解決問題。常態分班,如果不能配合上能力分組,弱勢同學一定會受到更大的傷害。即使配合能力分組,如果老師們教他們的時候沒精打采,仍然沿用很難的教科書,也不給予他們較多的文化刺激,這些孩子們不可能因而有所進步的。

別以為他們是無可救藥的

當務之急,不在於能力分班或者是常態分班,而是在於對於弱勢學生的關心。我們千萬不要以為這些功課不好的孩子都是無可救藥的,當然有些孩子的確痛恨唸書,也有些孩子學習的能力有問題。可是在眾多程度落後的學生中,有相當多的孩子最需要的是鼓勵和關懷。只要我們使他們在學習的過程中常常有一些成就感,他們就會想唸書的。所以我非常擔心政府貿然地厲行常態分班,因為常態分班,是不可能使那些可憐孩子有自尊心的,更加不要談自信心了。

我過去這麼多年來,一直在替弱勢孩子補習,我深深感覺到弱勢孩子可以程度好的,但是他們需要特別的照顧。我目前的兩位國一學生,每次英文考試,都在九十分以上,他們還覺得教科書太容易了,所以我已經用文法教科書教他們。

好的社會總要是一個差距不大的社會,我們社會上的貧富差距已經造成了教育上的差距,教育上的差距卻會使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如果教育部長的工作做好了,很多內政上其他的問題將會得以解決,教育部長的工作,恐怕不是嚴厲地執行某種教育法令,而是使全國人民支持一種關心弱勢學生的教育政策。

【2004/06/14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