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戰俘 色情也加入,反映的是美國社會的真相

性道德 美國撤掉最後防線!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新竹市 )


 

每一場戰爭,都有虐待戰俘的事件,美伊戰爭,當然也不例外。可是這一次,全世界所看到的美國軍人虐待伊拉克犯人的照片,一定使美國有識之士大為緊張,因為這些照片所可能引起的回教徒反美情緒,絕對非常嚴重。

美國人的手段,確實可惡,他們將男犯人脫光衣服,然後強迫他們自慰和雞姦,甚且有美國女兵在旁觀看,還滿臉得意的笑容,口中含著香菸,作出手勢,這些手勢代表勝利,也代表極為下流的意識。

伊拉克人是回教徒,回教徒在性方面是極為保守的,強迫伊拉克人脫光衣服,已經是極盡羞辱之能事;強迫他們公開地做有關性的行為,當然絕對是奇恥大辱,而由美國女兵來執行這種侮辱的行為,更是對回教徒不堪設想的事。

回教激進分子之所以痛恨美國,並非因為美國是一個帝國主義國家,而多少是因為好萊塢所製作的色情和暴力電影。阿富汗的神學士就一直禁止好萊塢電影,但他們卻沒有禁止BBC的電台廣播。回教徒如此痛恨色情,而美國人卻用這種下流的行為虐待伊拉克人。這次事情,說美國大兵闖了大禍,絕對沒有誇張。

問題是:誰該為此事負責?美國政府早有準備,他們會將幾個小兵移送軍法,判完以後會提早結束刑期。至於軍官呢?最多得到行政處分,不會有人受軍法審判。

該檢討的,其實不是為什麼美國軍人會虐待戰俘,而是為什麼虐待戰俘的時候,會用如此下流的手段,為什麼那名年輕的美國女兵會參與這種令人惡心的事,露出得意的微笑,而且讓人拍照以留作紀念?

理由很簡單,美國人的道德觀念已經非常薄弱了,這種事情,他們在國內一定已經做過,對很多人來說,這種行為是極為羞恥的,他們一定不以為恥。對我們來說,這種事令人作嘔,他們卻樂在其中。

我當然認為這些人的行為非常不當,但我認為僅僅懲罰這幾名小兵,有違社會正義,因為美國整個社會對於色情,採取如此開放的態度,如何能夠期望他們的士兵不採用這種手段?畢竟小兵也不過是社會的一分子,他們的所作所為,其實是忠實地反映了社會的真相。

美國人在性行為方面的價值觀,可從他們對待柯林頓總統的做法上看出來,柯林頓貴為總統,雖不一定要是聖人,但總不能做太離譜的事。他做了,美國人卻原諒他,可見美國人已從這一方面的道德最後一道防線撤退了。難怪這些小兵會做出這種離譜的事。相信有些美國人會說,你們自己做就是了,為什麼要強迫別人做呢?

過去美國社會裡總有些所謂衛道之士出來譴責在性方面過分開放的行為,最近這些聲音越來越輕微,幾乎聽不見了。誰願挺身而出,被社會一般人譏為偽道學,老冬烘呢?

美國並不是世界上唯一的國家有這種道德價值感混亂的現象。那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都有這種現象。我們當然也不例外,我們過去常提到「固有道德」,現在誰還在談這個

?情人節,很多地方政府的官員會送年輕人保險套,以示「開明」。可見我們也在朝這個撤掉最後一道防線的路上前進。

美國媒體說,那名美國女兵的媽媽看到女兒得意微笑的照片後,幾乎昏過去,這表示美國上一代比較有是非觀,至於年輕的這一代,只要我喜歡,什麼不可以做,可悲也。

戰爭永遠將社會裡最黑暗的部分顯現出來。過去,虐待戰俘多只是暴力的表現,這一次,色情也參加了。對我來講,只有長歎一聲,我年歲已大,總希望我們的人類越來越走向光明之路。這幾張照片的出現,使我知道,所謂文明,可能已在急速地退步之中。

人類總以為法制可以解決問題,所以才有禁止虐待戰俘的日內瓦公約出現。美國人不知道日內瓦公約嗎?他們當然知道。可是從照片上看來,如果性虐待可以帶來如此大的快感,他們那裡會顧到日內瓦公約,他們後悔的是他們請人攝影留下光榮的記錄,而不可能是他們違反了戰俘的基本人權。

只要人類願意撤掉有關性道德的最後防線,這一類可怕的事仍會發生的,只是未來的受害者,可能是更加無辜的人,而且也可能是你我的親人,到那個時候,將幾個人移送法辦,為時已晚矣。

【2004-05-04/聯合報/A15版/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