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沒有族群問題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這次大選,最嚴重的問題不在於驗票或是槍擊案,而是族群的分裂問題。

我們台灣有族群問題嗎?沒有的!我們看美國,平時就有種族之間的衝突,少數民族爭取平等,但和大選很少發生關係。巴爾幹半島有回教徒和基督徒的衝突,這些對立都是非常尖銳而且明顯的,如果我們到了科索沃,我們會發現一區全是基督徒,另一區全是回教徒。在北愛爾蘭,情形更加嚴重,天主教徒和基督徒不僅分開居住,也會互相挑釁,基督徒每年必定舉行一次紀念 King Orange 的大遊行,一定要通過天主教徒居住的區域。每次大遊行,都要大批軍警來維持秩序。前年,幾個天主教小孩子走過基督教徒居住的地區去上學,還有人對他們放槍示威。

我們台灣雖然有不同的族群,但是族群能和平相處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在大街小巷常會看到麵食館,賣的是北方口味的小吃,做的人卻是道地的閩南人,吃的人也是。在美國,有好一陣子,很多飯店不招待黑人,很多百貨公司雖然讓黑人進去買東西,卻不准他們和白人用同一廁所,坐公車,黑人永遠坐在後面,看電影,他們坐在上一層,學校也分開,試問,我們有這種現象嗎?

如果我們平時沒有族群問題,而每次大選以後,一定會有族群被撕裂的問題,我們只好承認有一些政治上的議題是會撕裂我們國家的。

在任何一個國家,總有一些政治議題沒有共識,不然就不會有不同的政黨了。例如在英國,有人贊成使用歐元,也有人贊成保持英鎊,英鎊曾是全世界最重要的貨幣之一,要廢止英鎊,對於很多英國人來說,等於承認英國的國力已大不如前。但是每一次將這個議題付諸公投,都不會因而撕裂英國。

一年前,英國布萊爾首相要和美國一起進攻伊拉克,國內反對的人多得不得了,英國國教的大主教也明白反對。進軍以前,國會進行辯論,這個政治問題始終有人反對,但是英國人從未擔心他們的國家會因此而有種族分裂的現象。

為什麼別的國家不會因為政治議題而四分五裂,我們國家卻在每次大選以後必須要撫平傷痕?這是因為別的國家人民,儘管不同意對方的政治觀點,都不會懷疑他的愛國心。

大家不妨看看英國國會議員就伊拉克戰爭所發表的言論,不論他們如何反對出兵,首相絕對不敢說他不愛英國,更不能說他不是英國人。可是我們常常聽到「我們台灣人」這種說法,我們也會聽到「愛台灣」和「不愛台灣」這種詞。這是一切問題之所在。

首先,我們都是台灣人,即使有人到了大陸去做生意,他一定仍然心懷台灣,他仍然是不折不扣的台灣人。如果有人說我們是台灣人,言下就是對方不是台灣人,那麼他是什麼地方的人?以公投為例,有一半的人反對,一半的人贊成。不論我們贊成或是反對,我們總不能說對方不是台灣人吧!怎麼可能,我們島上有一半的人不是台灣人?

民主國家,不作興說任何人不愛國,如果我們不同意對方想法,就說他不愛國,那就不能進行選舉了。越戰期間,美國反對示威到處舉行,極少數人敢說反越戰的人不愛國,也不敢說反越戰者是越共同路人。

如果有人贊成立刻獨立,我們應該尊重他的意見,絕不能說他一定不是台灣人,更不能說他一定不愛台灣。如果有人倡導立刻和中國成為一個國家,我們仍然不能說他不是台灣人,也不能說他不愛台灣。

每次大選以後,就有人大談和解。其實這為時已晚,惟有互相尊重,我們才能避免大選時因為政治理念不同而導致的撕裂。所謂的尊重,就是不懷疑對方對國家的忠誠,不懷疑對方的愛國心,不懷疑他是否是台灣人,不懷疑他是否愛台灣。

我們善良的老百姓,平時有沒有感覺到任何人不愛台灣?絕對沒有。我們教書、念書、在田裡工作、設計積體電路,我們到廟裡去拜拜、去教堂做禮拜、去天主堂望彌撒,我們看歌仔戲、聽平劇,我們向來可以和平相處。為什麼要讓一次選舉使我們感到有人不是台灣人,有人不愛台灣?

我們當然可以對很多議題有完全不同的想法,但不僅不該懷疑對方是否愛台灣,還應該設法去瞭解對方為何有不一樣的想法。這就是所謂的包容,一方面可以使敵對的情緒減低,也會因此使對方的想法往中間靠攏。民主政治不是激情政治,也不是一種在兩種極端想法中兩取一的政治,而是一個相互妥協的政治。

這次選舉,誰贏誰輸,是次要問題。每次大選,都使老百姓劍拔弩張,才是最重要的問題。我們一定要繼續實施民主政治,如果民主政治的結果,是我們發現有一半的國民不是台灣人,也不愛台灣,這是多麼可笑的事!

不論在大選中如何投票,我們都是台灣人,我們都愛台灣。我們不應該讓任何議題撕裂我們。大選以前,我們互相友愛,大選以後,我們應該仍然如此。

【2004/03/30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