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變輕了 弱勢學生擔子變重了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這幾天,我們國家社會好像只注意總統大選的新聞,其實這幾天也是各級學校大考結束的日子,我很希望整個國家知道,對於眾多功課不好的孩子來說,這幾天實在不好過,因為他們一定會拿到一張相當不好看的成績單。

孩子功課不好,有很多原因,我們不要在此注意那些智力有問題,或者是非常不上進的孩子。在我們國家,很多智力其實不錯的學生,也成了功課不好的學生,而唯一的原因是,他們沒有錢上補習班,更沒有錢請家教。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原因,這些孩子的功課就嚴重地落後了。

上補習班,本來應該是一件錦上添花的事情。上補習班的目的,是為了要能考上更好的學校,而不是為了生存。但是我國的情形的確非常特殊,上補習班似乎不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奢侈品,而是一般孩子的生活必需品。

我最近幫助一位可憐的國二學生,他的老師給他好多習題做。對我來說,這些題目都牽涉到「直線斜率」。國中二年級學生沒有三角的觀念,當然不知「斜率」為何物。對於這些題目,他只有乾瞪眼的份。

舉例來說,有一題是這樣的:平面有兩點,這兩點已經給定了,有一條直線通過這兩點,試問另一點是否在這條直線上?這種題目對我而言,是典型的解析幾何問題,只要學會如何由兩點來決定一條直線,就很容易地解掉這一題,可是對於國中二年級的同學來說,他根本不知道從何做起。對於學過解析幾何的學生來說,這題極為簡單。但是對於我的學生來說,這個題目當然是難題。

我舉的例子僅僅是難題中的一題。其他這類的題目多的是。比方說,有一題給了一條直線的方程式,然後問直線向右平移八格以後的方程式是什麼。對於國中二年級來說,這種題目容易做嗎?

為了這些題目,我特地去檢查了這位學生的數學教科書。我發現教科書非常薄,內容也非常淺,例題極少,習題也少。我這才發現很多孩子必須要買所謂的參考書,參考書裡有比較多的例題,也有很多習題。如果學生買了參考書,也去上了補習班,這些題目就會做了,但是我的孩子買不起參考書,既使買了,也沒有人教他,因為這些都是要上補習班才會懂的。

我們的教改口號之一是要簡化教學的內容,因此我們的教科書就不能太厚,在這種情況之下,數學教科書的內容就變得很簡單,可是只學會教科書是絕不可能考上好學校的,所以老師就只有靠參考書了。可憐的是那些弱勢學生,他們買不起參考書,除非他非常聰明,普通智力的孩子就自然而然地落後了。

我們的國中義務教育是最近的事。在過去,國中叫做初中,進入初中是要考試的,我們幾乎可以說當年的初中生已經是社會的菁英份子了。說實話,當時的初中老師們不需要太注意後段班的同學。時代不同了,我們的國中生不再是菁英份子,我們的老師們絕對應該知道,我們必須照顧弱勢的孩子,我們必須使他們能跟得上。

以我們目前的做法來看,我們絲毫沒有照顧到他們。如果我們真的關心他們,我們教科書的內容和考試內容相差不遠。以數學為例,好的教科書必須有詳細的解釋,很多很多的例子,其中有深有淺,也有很多習題,使學生們在考試之前,就能夠已經做過類似的習題了。

我們一再強調教科書必須很薄,這是錯誤的。好的教科書恐怕一定會很厚,厚的教科書不僅不代表學生的沉重負擔;如果這本厚的教科書裡有很多好的例子,這本書事實上減輕了學生的負擔。因為不論那一位學生,都可以從清晰的解釋和眾多的例子中懂得很多道理,也因為這本書有很多習題,學生可以早些做練習。

我們一再聽到教改人士在設法減輕學生的負擔,我卻要在這裡警告教改人士,我們學生的負擔絕對沒有減輕。最近一位大學電機系教授參加了一個九年一貫教育的研討會,有一位鼓吹這種教育的專家向大家解釋九年一貫數學教育該是怎麼樣的,他舉一個例子,當場其他的家長聽了如墜五里霧中,但誰也不敢吭聲,因為誰也不願給別人認為自己很笨,只有這位教授知道,其實這位專家所舉的例子是exclusive or(互斥或),如果問大學資訊系的學生,人人知道,但要強迫國中生懂得這一類的學問,未免太過份了。

上一週,我的學生叫我教他唸一首英文詩,國中二年級的學生就要唸英文詩,真令我啼笑皆非。其中一首用了現在完成式,也用了被動語氣。我不用去查他的教科書,就知道國中二年級的英文教科書不可能談到現在完成式和被動語氣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叫他硬背下來。我內心的問題是:這樣做對嗎?這是正確的教育方式嗎?

另一首詩我曾看過,我太太教交大學生英文課的時候,就用了這首詩。看來我的學生如果能進交大,他的英文課就很輕鬆了。

快過春節了,希望我們國家有重大影響力的人士,能夠知道國民中學裡有很多弱勢學生,他們買不起參考書,進不了補習班,更請不起家教,但老師出的題目仍然很難。

【2004.01.19/聯合報/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