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學生


李家同


我們做老師的人,最害怕的是學生之中有問題學生,學生不用功,還有藥救,通常只要抓來罵罵就可以了,但是如果精神上有些問題,我們做老師的就手忙腳亂了。我沒有問題學生,但卻有一個特殊學生。

四年前,我接到一位中學老師的電話,他問我是不是吳台穎的導師,當時才剛開學,我還沒有和導生面談的機會,查了一下資料,發現我的新導生中,果真有這麼一位同學。這位老師是他的中學導師,所以他告訴了我很多有關吳同學的事,叫我特別注意他,因為他有些特殊。

因為這一通電話,我免不了對於吳台穎給予多多的注意,我發現他沒有任何一點的不同,他和其他的同學一樣,很好玩,上課時有時顯得沒精打采,但是一到了籃球場,精神就來了,第一次期中考,考得很不好,被我抓來罵一頓,以後功課就一直維持在前四名之內,週末也會和同學們騎機車出去玩。

吳台穎唯一特殊的地方是他的英文非常好,他說他從小就不怕英文,什麼原因,他也說不上來。我知道他可以上網去看《紐約時報》,也會去看英國的《泰晤士報》,在暨南大學,他幾乎是絕無僅有的同學。

吳台穎一直在資工系系辦公室打工,他很勤快,早上來,會替花草澆水,也將桌椅擦一遍,所有進出系辦的老師們都喜歡他,一有事情,也會找他,主要理由是他永遠笑嘻嘻的。

資工系系辦的對面是資管系系辦,兩位系主任好像不常串門子,但是工讀生卻來往得很頻繁,互相妨害公務。資管系有一位很漂亮的女工讀生,吳台穎有事沒事就去資管系送公文,日久天長,就和那位工讀生變成情人了。我曾經教過這位女生,知道她非常用功,因此鼓勵吳同學去追。

有一天,吳台穎的女朋友來找我,她說吳台穎什麼都好,只是有一件事,好像有點怪。因為他們已經交往超過兩年了,吳台穎去過她家,卻死都不肯讓她去見他的父母。她只知道他家在淡水,雖然遠了一點,仍去得成的。

我想起吳台穎是一個特殊學生,就請他來和我談談,吳台穎很機靈,他一進門就問是不是他女朋友來告狀了,我說是的,然後我直截了當地問他一個問題:「假如你的女朋友家境很不好,因此不願帶你去她家,她這樣做對嗎?」吳台穎想了一下,他說他會面對事實的。

不久,我在走廊上遇到吳台穎的女朋友,她告訴我她去淡水看吳台穎的父母,我問她他的家什麼樣子,她的回答是「不能談了」。

我仍然對吳台穎的家很好奇,但不好意思問他。他一定知道我的想法,有一天,我收到一片光碟,英文名字是"Hope and Glory",意思是「希望和榮耀」。打開來看,原來是介紹吳台穎在淡水的家,是他自己做的。他的家的確特別,我只有在電影中看過這種優雅的豪宅,一進門一大片花園,花園中的一草一木,都是有人細心照顧的。他的家正面看上去只有一樓,但其實他的家一面對著花園,另一面倚山而建,面對的是淡水河的出海口,因為倚山而建,事實上卻是兩

層。

吳家的客廳當然用了整片落地的大玻璃,坐在沙發上,黃昏,可以看到夕陽西下的淡水河,晚上,可以看到對岸的燈火。更奇妙的是,這間客廳的另一面是鏡子,所以你如站在客廳裡,無論往哪一方向看,都可以看到淡水河。簡直比美凡爾賽宮裡的鏡宮。

吳台穎還介紹了他家的游泳池,原來他們家常年都有一位專門的救生員。

在他們家的旁邊,有一棟比較小的房子,也非常漂亮,這是他們家的車庫和佣人住的地方,吳台穎在光碟中沒有說明他們家有幾輛汽車,也沒有說是什麼車子,但是他透露了一件事情,他們家最差的車子是Lexus。

光碟結束的時候,有以下的句子,「我從小在希望與榮耀中成長,但我知道,世界上有數以億計的人,生命中沒有希望這兩個字。」

我的特殊學生終於來找我了,他說他的爸爸曾經請最好的老師教他英文,也鼓勵他上網去瀏覽,他的爸爸認為這可以增加他的國際觀,將來對擴張爸爸的企業,大有助益。沒有想到的是,他從此知道了世界上有多少的窮人,那些非洲骨瘦如柴的飢民令他大吃一驚,也使得他對他的豪華住宅感到羞恥,他無法接受這種奢侈生活,更不願同學們知道他的家是什麼樣子。

吳台穎說他遲早要繼承這一大筆遺產的,他會將它全數捐給窮人。我因此告訴他,有錢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只要心裡有窮人,就是個窮人了。心中絲毫沒有想到窮人,才是嚴重的事。

吳台穎壓迫我寫一張字條給他,他叫我這樣寫的:「吳台穎同學:你是一個窮人。李家同題」,我字雖不好,仍替他寫了,他說他現在心情好多了。

臨走以前,他對我說「我不再是特殊學生了吧!」原來他一直知道有些老師覺得他有些特殊。我點點頭,表示同意。

不久,我忽然打他的手機,他問我什麼事,我告訴他,我仍然認為他是一個很特殊的學生,他大概聽懂了我的意思,因為他在電話的那一端笑得好快樂。

你如果碰到吳台穎,千萬不要對他說「恭喜發財」。窆

 

【 2003-06-30/聯合報/E7版/聯合副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