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國時報   論壇   920527

我們不該忘記看護工

 李家同 在這一次和SARS作戰的戰役中,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有好幾位醫生和護士陣亡,他們為了救別人的生命,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也難怪他們的母校以及他們服務的單位替他們舉辦令人感動的追悼會,政府也給他們每人一千萬元的撫卹金。

 可是,我注意到和平醫院有一位看護工去世了,卻沒有受到社會的任何注意,媒體甚至沒有說出他的名字,只稱他為林姓看護工,他的照片沒有出現,也沒有人追悼他。

 我卻自己做了一些研究,發現林先生是一位典型刻苦耐勞的台灣小老百姓,他好像一直在萬華一帶居住,他過去常靠擺地攤這種工作賺錢,雖然他收入不高,但仍然使他的孩子們都能念很好的學校,如果我沒有搞錯的話,他的大兒子是一位資訊工程師,他的大女兒有清華大學物理博士的頭銜,現在在日本做研究,他的二女兒在會計界服務,最小的女兒仍在念書。做看護工,當然也會染上這種絕症,在和平醫院兵荒馬亂之際,他與世長辭,最近他總算拿到了一些補償:十萬元。正好是一千萬的百分之一。好在林先生的兒女大都已成家立業,他的太太大概也沒有什麼生活上的困難了。

 為什麼媒體每天追著這些醫生和護士逝世的新聞?而不去關心看護工和洗衣工的逝世?為什麼政府大官親自去慰問醫生和護士的家屬,而忘了看護工和洗衣工的家屬?理由很簡單,我們已經養成一個習慣,我們常會以一個人的學歷、財富、地位等等來評估他,我最近才知道一個名詞「社經地位」。媒體所追逐的都是社經地位較高的人,對於社經地位不高的人,誰都不注意的。

 看護工雖然不是一種有高門檻技術的職業,但是他們絕對對於社會有很大貢獻的,我父親去世以前,必須要有看護在旁照料,他們很有耐心,也非常有愛心,工作的時間往往不是很好的時間。如果沒有看護的話,我們的護士會比現在更累。

 我們常聽到社會上的大人物勸年輕人不要追求高學歷,他們一再強調職業都是神聖的,隨便他們怎麼講,年輕人仍然都想要高一點的學歷。從最近的事情看來,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社會上普遍地存在一種重視讀書人的觀念,難怪年輕人不肯從事勞動工作了。

 一個社會,越是平等,人們會感到越幸福。所謂平等,不是在財富上的平等,當然也不是在權力上的平等。任何一個社會,都會有一些比較有權有勢的人,也更會有一批比較富有的人,但是那些無權無勢的小老百姓,如果知道他們也受到應有的尊重,他們會覺得這個社會是一個富於公義和愛的社會。

 艾森豪總統的遺囑中,要求他死後,所用的棺材和小兵的要完全一樣,他知道,他雖然生前貴為五星上將,甚至做到了總統,但死去之時,和其他的人並無差別。「人生而平等」,是不可能的事,不少人是含著銀湯匙出生的,但「人死而平等」,卻應該是我們的共識,沒有人會含著銀湯匙死去的。

 我們這些號稱有高社經地位的人,應該低下頭來想想,我們的老祖宗總有人是勞工(除了孔子的後代),為什麼我們變成了讀書人,就自然而然忘了勞工的重要性?

 

Copyright 2003 China Time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