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不考了…畢業典禮呢?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

這次大學入學指定考試,當局做了一個非常明智的決定:不再有人工閱卷。關於這一點,我完全贊成。人工閱卷,一定會在密閉的空間舉行,大學教授們在密閉的空間裡作長時間而又近距離的接觸,萬一有一位閱卷的老師中途發燒,可以想見會引起多大的困擾。幾十位老師必須立刻居家隔離,閱卷場地要消毒,考卷也要消毒,所以不舉行人工閱卷,的確可以減少這一類的風險。

但是,這場考試,仍然將是一件大事,不能有任何閃失,我建議主辦單位立刻找一些系統分析師,坐下來想想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以及因應之道,而因應之道絕不能只是原則而已,而是鉅細糜遺的標準作業程序(SOP)。過去,這種考試要準備的東西已經相當多,這次一定要增加很多,所謂考場手冊一定要重新寫過。好在大學校長都是有經驗的人,相信不會有問題。

我建議招聯會和大考中心,這次一定要徵召大批作業系統和資訊管理的教授,來參與其事,如果這次SOP做得非常好,將來有示範的作用。

從人工閱卷的停辦,我不禁想到各個大學的畢業典禮,如果舉行畢業典禮,勢必會有大批家長在同一時間到達,有些家長沒有汽車,還要搭乘火車或者公車,為了趕上典禮,可能要住旅館,目前每所大學對於進入校園的人,都有警戒措施,有些大學任何人進入,都要量體溫,到了畢業典禮的那一天,一旦大批家長進入可能連基本控制都做不到了。

但是,這一屆畢業生卻是在災難中長大的孩子,四年前,他們很多人因為九二一事件而沒有參加過開學典禮,沒有想到四年以後,又碰到SARS,畢業典禮又取消了,因此我在此建議各大學乘此機會,辦一些別有風味的畢業典禮。原則上,這種畢業典禮,只能讓同學參加,家長就只好以後再來了。最簡單而又可行的辦法是各系自己辦,由系主任替同學戴上方帽子,由系主任給各位畢業生畢業證書,在校同學還可以唱些驪歌,典禮最好在露天場地舉行,時間可以各系錯開。但是校方可以選定某一個晚上,在校園施放煙火,向大家宣佈,有同學畢業了。

為什麼我如此憂心傳統的畢業典禮,因為大部分大學的畢業典禮將在六月七日和六月十四日這二個周末舉行,全國有一百五十所大學,根據目前的情況看來,這兩星期不可能避過SARS陰影的,如果大家都辦傳統的畢業典禮,極有可能會造成SARS病毒的大流竄。

我知道很多大學都在準備戶外的畢業典禮,這仍不能解決問題的,問題仍然在南來北往的家長們,他們的交通、住宿等等都是問題。

當然,還有一個辦法是將畢業典禮延到SARS危機過了再講,可是同學一旦畢業了,恐怕就很難請他們回來了。

家長們最好能夠體諒現在大學校長面臨的壓力,如果校內有通報病例,同學就要在校內隔離,這絕不容易做到的,總不能騰出整個宿舍來安置那些被隔離的同學吧。難怪這些校長們每天清晨和晚間都在祈禱,一有學務處的緊急電話,血壓就會升高。如果畢業典禮以後,校園裡有了一個疑似SARS的案例,校長又要嚇壞了。

其實家長們仍有需要將孩子接回家的,趁家長來接孩子之便,孩子不妨穿上畢業袍在校園中搔首弄姿地照些像,只要家長們不在同一個時間到達,校園的安全就可以維持住了。

至於校長在畢業典禮的演講,在網站上公佈一下,就可以了。反正也沒有人記得的,我像煞有介事地在畢業典禮中演講了很多次,可是我自己都不記得我講些什麼。

總而言之,在此SARS危機中,我們能幫忙政府的就是儘量減少活動量,這一屆的大學畢業生,至少可以向你們的下一代吹噓,我們是在國家有大難時進入大學的,又在國家最困難的時期畢業,難怪我們都成大功、立大業矣。

【2003/05/23 聯合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