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上學 提心吊膽之旅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我們不知道政府官員們在想什麼,我們只希望官員們能夠知道我們在想什麼。我們已經快撐不下去了。

想想看,假如你住在台北市的郊區,每天一大早,你就要搭乘一種長途的公共汽車到台北去,到了台北,要坐一段捷運,然後再換一班公車,每一段,都令你提心吊膽,只要有人咳嗽一聲,整個車廂裡都會騷動。一天的工作完了以後,你又重複原來的動作,重複一段提心吊膽之旅。

你能不去上班嗎?做不到?因為全家就只有你會賺錢,一家四口,都靠你養活,你如不去上班,雖然全家都會感到比較安心,但是沒有收入了,怎麼活?

再想想看,假如你有一個在台北上學的小孩子,你會不會每天替他擔憂,你不可能不擔憂的,因為學校所採取的各種措施,都一再地告訴你,校方是不敢掉以輕心的,如果校方規定上廁所要按規定時間去,也只能去指定的地方上,就可以知道校方多麼地緊張。校方緊張,你能不緊張嗎?

假如你住在南部,女兒卻在台北上大學,消息傳來,這所大學的部分學生停課了,雖然不是你孩子上的那一班,可是你一定已經會很焦慮了。

如果這種情形還要拖上七個星期,我們一定會精神崩潰的,我們都知道政府官員們已經盡心盡力,但我們希望政府能好好地考慮如何能夠將這種充滿焦慮的日子早點結束。

我們希望政府做的,無非是放假十天,不是戒嚴十天,在這一段時間內,我們仍然可以到門口雜貨店去買日用品,也可以到黃昏市場去買食物,更可以全家到空曠的地方去散步,我的兒子仍然可以到附近的籃球場去打籃球。如果我們已經傳染到了SARS,我們只會傳染到我們的家人,因為我們沒有到任何一個密閉的公共場所去。如果我們沒有傳染到,我們可以很放心了。

這幾天來,我們什麼都不用去想了,孩子考上什麼學校?孩子將來找到什麼工作?這些我們都不管了,我們只希望我們全家人平平安安,渡過這個難關,如果我們每天看到親人要坐公車到台北去上班,每天看到自己的孩子要去台北的小學去,我們能夠心安嗎?

十天放假,立法院當然也跟著放,希望電視台給那些 Call in節目一個長假,多放一些老電影,不要打打殺殺的那種,而是溫馨的那種,我們全家人晚上看完電影,早點休息,第二天,也多睡一下才起來,如果我們真的能夠有十天的休息,我們的抵抗力一定也會好得多。SARS大敵當前,我們不是要增強抵抗力嗎?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對國家充滿了信心,洛桑管理學院不是將我們的國家的競爭力評為全世界第七名嗎?十天以後,我們又可以重新出發,我們的電子工業仍然會很厲害,不可能因此而輸給了任何國家,事實上,那些IC設計工程師在家裡照樣可以工作的。

我們的電腦有時候會發生很亂很亂的現象,什麼都不聽指揮了,我們怎麼做?我們關機,然後重新開機,現在我們的社會已經混亂了,我們小老百姓,希望政府官員將我們關機,十天以後,重新開機,到那時候,我們會有一個嶄新的社會出現。

這是一件大事,我們瞭解政府作決定時的囷難,但我們仍希望政府官員聽聽我們的心聲。看到高雄長庚醫院和台大醫院的消息,我們知道這兩所大醫院都已經崩潰了,陳總統叫我們不要恐慌,我們希望陳總統知道,我們已經非常恐慌了,我們快崩潰了,可憐可憐我們吧!

【2003/05/16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