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窮孩子落入永遠的貧困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管理系教授(新竹市)

國家碰到不景氣,非戰之罪,這是全球性的問題,誰也不可能使我們走出不景氣的陰影,但是我們至少應該注意到,我們國家的確有很多很窮困的孩子需要我們的關懷。

從新聞中,我們發現桃園縣有一萬名學童交不起營養午餐費用;教育部也承認有七萬名學童交不起為數不多的學雜費。從這些資料中,我們不妨坦白承認,我們正面臨史無前例的危機。

這些窮困孩子的唯一希望來自教育,如果他們在孩童時代沒有受到良好的教育,長大以後就一定沒有競爭力,他們的父母已是弱勢團體,他們將來就會繼續成為弱勢團體,這就是所謂永久貧窮的族群。

為什麼這些窮孩子可能受不到良好教育呢?任何一個小孩子發現他無法交學雜費和營養午餐費用,他們多多少少會對唸書心灰意懶。國小孩子比較不嚴重,國中孩子碰到這種情形,一方面覺得唸書沒有什麼意思,另一方面是他們都只想找一些賺錢的機會。

試想一個家境非常不好的國中孩子,除非他非常聰明,否則他知道,他一定不能和其他家境好的同學競爭,他買不起參考書,當然也上不了補習班,學不了任何才藝,沒有能力參加任何甄試。他最多能夠從國中畢業,但是畢業以後又怎麼辦呢?他最多考上私立的高職,即使考上了,他也付不起學費。他心知肚明,國中畢業以後,他就要找工作了。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唸書呢?

我們所推行的教改往往使這種情形雪上加霜。在過去,參考書沒有這麼貴,現在這些參考書貴得離譜。在過去,老師很少要求家長一起參與孩子的學習,現在家長常常被要求幫助孩子成長,但是這些孩子發現他們的父母根本幫不上忙,父母不是太忙,就是已經失業,沒有心情,也沒有能力幫助他們。在過去,老師不會要求孩子上網,現在老師要求孩子上網去查資料,這些孩子家裡當然沒有電腦,更不要說上網了。

尤其最嚴重的仍然是英文問題,政府瘋狂的重視英文使很多家境好的孩子早就學好了英文,這些窮小孩子呢?他們往往只有交白卷的份。最近我又收了一個家境不好的孩子作為學生,打開課本的第一頁,他只認得一個字。如果不是我做他的家教,他早就放棄英文了。

其實,我還擔心另一個更加危險的情形:有一部份窮小孩子可能被黑道吸收去。不相信的話,我們不妨去看看誰在賣盜版光碟,幾乎全部是國中年紀的小孩子,他們是壞孩子嗎?應該不是,他們的共同特徵是家境不好,販賣非法光碟是犯法的,但警察往往不忍心抓這些小孩子,製造非法光碟的壞人知道司法界不會嚴厲對付這些小孩子,所以我們好像永遠解決不了盜版光碟的問題。

一個家庭交不起一個月六百元的午餐費用,很有可能這個家庭的晚餐也不豐富了。孩子正在發育階段,營養不良一定會對他們的健康造成永久性不良的影響。

說了這些洩氣的話,我要拋磚引玉,提出幾個具體的建議:

(一)我希望政府能發行食物券,專門給低收入戶家庭,使他們每頓飯都有足夠的營養,我們給錢給人家,萬一他拿去喝酒怎麼辦,給食物券,是可以保證錢沒有浪費掉的,這樣,至少孩子的營養可以保持住。

(二)我建議教育部聘請大學生來幫助窮小孩子唸書。我曾建議過,教育部不理會我,我只好在此再提一次。如果教育部不理我,我就希望我國的慈善團體肯做這件事。暨南大學已和一個公益團體合作,這個團體出錢,暨大學生做窮小孩子的家教,我們的觀念是:能救幾個就救幾個。

(三)教育部應該出版一些便宜的參考書,使得窮小孩子也可以接觸到參考書。如果教育部不肯做(多半是不肯的),我很可能找人來做,我們作者們不拿任何版稅,編版也力求簡單,裡面沒有精美的圖片,但是有大批的例題和習題,希望我們能找到一家出版商能以最低的價格來發行這種參考書,使得參考書不再是有錢孩子們的特權。

(四)政府必須注意黑道在引誘窮小孩子的問題。內政部、法務部和教育部必須一起合作,才能保護住我們的下一代。

誰都不喜歡聽不愉快的消息,我也不願意使我們的社會感到不安,但是我絕對沒有危言聳聽。任何一個國家遇到全球性的不景氣,一定會有窮困家庭的,我們很難揮動一個魔杖,使全國的窮人都脫離貧困,但我們要採取行動,使窮人的下一代不至於落入永遠性的貧困循環中去。

【2003/03/18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