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俠不要個人崇拜

發言讚揚的官員 一個又一個!她爭的弱勢福利 誰給個交代?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教授(新竹市)


劉俠女士離開我們了,相信在劉女士葬禮結束以前,我們會看到好多政府重要官員發表談話,讚揚劉女士對社會的貢獻。可是,如果劉女士只聽到讚揚她的話,她一定會大失所望的,因為劉女士在乎的絕不是個人崇拜,而是社會上弱勢團體的福利。政府官員,和一般老百姓情形不同,他們不僅有影響力,還有權力可以替弱勢團體謀福利。

劉女士是殘障人士,殘障人士中最不幸的恐怕就是盲人了。政府雖然訂定了殘障福利法,保證殘障者在受教育、就業等等權利上,應該受到保障,但是政府在殘障特考的規定中,又明顯地排除了盲人。我曾經投書聯合報民意論壇,指出這件事情的不合理,政府的反應是不理不睬。

無論政府官員說多少讚美劉俠女士的話,只要他們禁止盲人參加殘障特考,就表示他們其實言不從心,也表示他們根本不瞭解劉女士畢生所追求的究竟是什麼。

如果政府官員真的佩服劉俠女士,希望他們能夠在劉俠女士下葬以前,向盲人們有一個交代。當你們去參加劉俠女士的追思禮拜的時候,一定也有很多盲人在場。希望政府官員們知道,他們找工作,是有很大困難的。

雖然劉女士是殘障人士,她一定知道,目前的不景氣,已經使很多小孩子繳不起營養午餐的費用。春節之前,在電視新聞中,看到桃園縣長替一萬個學童爭取到了營養午餐的費用。營養午餐的費用,是每個月六百元,如果一個家庭每個月無法湊出六百元,我們可以想像得到,這個小孩子不僅中午可能吃不飽,可能晚上也吃不飽。

我知道在一所我們的明星高中裡,居然也發生了學生中午沒有午飯可吃的事情。當然校方很快地就替他解決了問題。

熟悉劉俠女士的人都知道,劉俠女士的確是一位非常值得我們同情的人,但她卻並沒有一直在爭取社會對她的同情,她所爭取的是社會對所有弱勢團體的關懷。她所希望看到的,是社會上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

在劉女士的追思禮拜以後,如果盲人依然不能參加殘障特考,更多的小孩子吃得不夠飽,更多的小孩子買不起昂貴的參考書,儘管在追思禮拜中,劉女士聽到了無數讚揚她的話,她一定會失望的。

【 2003-02-13/聯合報/15版/民意論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