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汙腐敗 看看阿根廷的下場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自從九一一以來,美國的報紙整天只登載一則新聞,那就是有關反恐怖戰爭的問題。美國總統更乘機將一切歸罪於賓拉丹;菲律賓游擊隊問題,印尼的種族衝突問題,原來都有複雜的文化和社會背景,但都被簡化成一個單純的問題:都是賓拉丹的錯。

前二天英美的各大報都以頭條登載了阿根廷總統辭職的新聞。其實,阿根廷經濟惡化已經很久了,但是我上網去找有關阿根廷的新聞,卻一直都找不到,這個年頭,百分之八十的新聞都是有關賓拉丹,誰會注意阿根廷呢?

說起來也真是令人感歎,阿根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是世界七大工業國家之一,大戰期間,阿根廷保持中立,戰爭結束以後,阿根廷的地位被日本取代,從此不再是一個富有的國家。

阿根廷的外債高達一三二○億美金,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十八點三,為爭取西方國家援助,一直採取自由經濟,自一九九○年以來,美國一直稱讚阿根廷的經濟政策,而且也一再以阿根廷為例,說明一個國家如何能夠在採取自由經濟以後,就能得到繁榮。

遺憾的是,阿根廷當年所採取的措施,如賣掉國有企業和實施披索(阿根廷貨幣)跟緊美元,都只刺激了一下經濟,而沒有替阿根廷在工業上打下深厚的基礎,跟緊美元使阿根廷的出口到最後失去了競爭力。阿根廷的出口一直以農產品為重,但是全世界目前都有糧食過剩的現象,歐美國家一直也在貼補他們的農業,阿根廷如何能跟他們競爭?

如果在採取自由經濟的同時,阿根廷也能採取提高工業產品競爭力的措施,阿根廷絕對不會有如此悲慘的今天。

一直到今天,西方國家都認為阿根廷的社會福利政策拖垮了阿根廷經濟。我卻認為這種想法是由於意識形態。北歐的國家個個富裕,但也個個實施對窮人很有利的福利政策,福利政策本身沒有錯,但是沒有好工業的國家,是沒有資格實施這種足以使國家破產的政策。

阿根廷弄到如此地步,和政府的腐敗無能,有莫大的關係。當年深受美國喜愛的梅南總統,喜歡開紅色的法拉利跑車,也喜歡和美女鬼混,他唯一的好處就是實施了自由經濟,這種喜愛美女和跑車的花花公子,當然也就牽涉了一大堆的貪汙案子,那些貪官汙吏使現任總統有機可乘,他競選的口號就是肅貪,沒料到的是新總統的政府照樣貪汙橫行,不僅如此而已,新總統聽信少數親友的意見,而不顧專家學者的意見。

他有沒有跳出圈子來找人呢?他找的經濟部長來自哈佛大學,但堅持資本主義想法,大量縮小政府開支,減少對弱勢團體補助,這也不能怪他,在華盛頓設總部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一向反對福利政策,在給國家貸款以前,一定要這個國家減少支出,而這種減少支出的措施,雖然長期看來有好處,短期看來,一定會帶給窮人極大的痛苦。

這位經濟部長在首都郊外的豪宅,有五千個人帶了鍋子來敲打,這些人來自阿根廷的各個階層,經濟部長只好下臺。在這以前,阿根廷很多大城市發生窮人暴動。

窮人暴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飽受責難。我們冷靜一點地想,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求阿根廷緊縮開支,在學理上是沒有錯的,但是這些人也應該想到這種節約政策,受創最深的是窮人,一旦一個國家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暴亂一定會起。

阿根廷的暴亂應該會給世人一個反省的機會,大家應該知道,自由民主、自由貿易、全球化等等,都不是萬靈藥,力求平衡預算的緊縮政策,更不可取,因為這種政策會帶來窮人立即而可怕的痛苦,但是不負責任的高福利政策,卻又是飲鴆止渴,絕不可行。

一個國家要富強,必須要有一個不貪汙的政府,必須要能生產高附加價值的產品。阿根廷無論在軍人執政,或是民主政府時,都一直貪汙不斷,這其實是最大的問題。

前任總統梅南,喜愛法拉利跑車,沒有什麼錯,未能使阿根廷能設計這種高科技的跑車,才是遺憾的事。但這也說明了一件事情,很多中南美的國家學會了歐洲的生活方式,卻沒有想到,要維持這種優美的生活方式,國家必須要有好的科技。如果不注重科技發展,而永遠在枝節問題上打轉,又不能肅清貪汙,阿根廷的經濟永遠好不了的。

【2001/12/25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