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熱內亞有這麼多抗議者?

 


■李家同


上個月,世界八大工業國家領袖在義大利熱內亞開會,大約引來了十萬人的示威抗議,義大利的警察還打死了一位示威者。這八位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雖然不會直接碰到抗議者,可是他們心知肚明,他們所能待的地方極為有限,他們必須接受兩層的警察保護,熱內亞附近的景點,他們也不敢去參觀。

事實上,不僅八大工業國家的領袖,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等等,只要是提倡全球化的組織,如果他們在歐洲開會,都有大批歐洲年輕人會將他們當成示威的對象。我們國家似乎沒有這種現象,我們管理學院的老師和學生們仍在每天大談全球化,而且也永遠大談全球化會替人類帶來的好處。我想他們一定會很奇怪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反對全球化。

在過去,西方媒體對這些抗議者一概嗤之以鼻,認為他們是烏合之眾,而且訴求的主題也都不一樣,有的人討厭麥當勞所代表的膚淺而庸俗的速食文化,也有人厭惡全球化所帶來的環境污染和溫室效應,更有人害怕全球化的結果,使先進國家的工業紛紛移到工資便宜的落後國家,以致先進國家的工人有失業的危險。這也就是這八位領袖仍然每年開會,一副滿不在乎而且信心滿滿的樣子。

相信各國領袖們這次事先就知道了示威情形的嚴重性,我從網路上知道天主教教宗在會議前夕表示了他對世界上貧富不均的嚴重關切,很多天主教團體也紛紛表示要去熱內亞示威,當然絕大多數的示威者不希望見到有暴力出現。

為什麼這次有這麼多的示威者?理由很簡單,這次示威者有一個共同的想法,他們都認為這些大國的領袖們只注意他們跨國公司間的貿易以及他們本國的利益,他們從不注意到世界上的貧富不均的問題正在日漸惡化之中。

對於這些大國的領袖們來講,窮困是一個大家不熟悉的名詞,即使當十萬人在熱內亞街頭替窮人說話的時候,這些領袖們仍在享受奢侈的晚餐。我們可以想像得到餐桌上那些擦得雪亮的銀器和精美的瓷器。報上說,為了招待這些領袖們的會議,單單葡萄酒就準備了七千瓶之多,每天所供應的麵包多達五十七種之多,我對這件事非常好奇,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種的麵包?

的確,在我們高唱全球化的時候,這個世界已經分裂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在這些先進的國家裡,由於都有高科技,因此他們的工業能有高度的競爭力,也因為如此,這些國家的人民可以住得好,吃得好,他們接受良好的教育,生病了,可以接受良好的醫藥治療。不僅如此,他們可以享受到人類幾千年發展出來的文明結晶,像音樂、美術等等。可是在落後國家裡,科技是不存在的,他們最多只有一些非常落後的農業,因為沒有任何的工業,他們很多人民根本無家可歸,即使有房子可住,這些房子也極為簡陃,他們不但沒有足夠的食物可吃,連乾淨的水都沒有得喝,他們的教育使他們幾乎等於文盲,如果生病了,他們不可能接受現代化的醫藥治療。人類雖然有幾千年的文明,但是對於這些窮人而言,人類的文明是毫無意義的,當我們使用電腦和網路的時候,他們連電話都沒有,當我們搭乘噴射機的時候,他們連腳踏車都沒有。

我們常說人類和別的動物之間最大的不同,在於我們發展了文明,可是世界上的窮人中,又有多少人聽過貝多芬的音樂?或者知道梵谷的畫?所謂人類的文明,其實只是少數人所能享受的文明。

貧富不均的問題究竟有多嚴重?我們不妨看一些統計資料,一九九九年六十億人類中,最富有的前百分之二十,擁有百分之八十六的收入,最窮的百分之二十,收入只佔百分之一點一。富人和窮人收入的比例是七十七比一,在一九六四年,這個比例只有三十比一。在世界上一百七十四個國家中,八十個國家人民的收入比十年前還要少。聯合國的貧窮線是每天賺一元美金,世界上有十五億人生活在聯合國的貧窮線之下,世界上有三十億人每天的收入在二元美金以下。中國大陸的溫保線,是每月賺六元美金。

世界上有這麼多的窮人,與富國領袖開會有什麼關係?最重要的爭執恐怕在於究竟所謂的自由貿易能幫助窮人嗎?富國的領袖們一再強調自由貿易能夠帶給窮人幸福,但這好像是非常遙遠的事。至少在目前,自由貿易的結果,是使得一些無一技之長的人立刻失業。以我國為例,如果我們的貿易完全自由,我們的農人絕對無事可做,我們目前很多的中小企業也會垮掉,畢竟我們一時無法和先進國家大企業競爭也。

墨西哥和美國的貿易結果,的確造就了不少的富翁,但墨西哥市的貧民區越來越可怕,至少有四萬個孤兒流浪於這一個城市裡,美國一再強調自由貿易對大家有利,其實自由貿易的最大贏家仍是美國,很多貿易都是透過大公司實行的,而這些大公司都是跨國大公司,主要的股東也是西方國家的資本家。他們當然不會吃虧的,貿易越多,他們的獲利也越大。

反對全球化的抗議者,也一定不滿意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兩個單位開會,也一定會引來大批的抗議者,為什麼呢?因為每一次一個國家的財務發生了問題,要向這兩個單位借貸,他們都會要求這個國家採行緊縮政策,將赤字降得更少,也一定會要求政府停止各種的補貼。也許這種政策很久以後會有效,但是對於窮人而言,這種政策是雪上加霜痛苦不堪。以坦尚尼亞為例,在一九九三年,有百分之九十三的孩子進入小學,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求他們實施自由經濟以後,坦尚尼亞的窮人就大為增加,到了公元二000年,只有百分之六十六的孩子可以上學。

另外一個問題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債務問題,窮國欠富國的債務,到現在為止,已高達二千一百四十九億美元,每年的利息就會將這些國家壓得喘不過氣來。天主教教宗一再呼籲富國應該解除對窮國的債務,但這件事談何容易?

不論是八國高峰會議,或者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他們都給人們一種浪費奢侈的印象。這次八國領袖開會,單單美國的代表團,人數就超過了九百,大會的全部費用高達一億四千五百萬美元,還好只開了三天的會,如果再開長一點,費用豈不更高?

冷戰期間,邱吉爾曾說,「鐵幕已經降下」,鐵幕區隔了自由民主和獨裁。如今,冷戰已結束,又一個鐵幕已經降下,幕內的人生活得很好,完全看不到鐵幕外的哀鴻遍野,如果他們看得到,大概不會在如此奢侈的皇宮裡舉行高峰會議,也不敢準備七千瓶葡萄酒。這次十萬人的大遊行,相信至少使這個鐵幕變成了一個紗幕,讓富人們至少可以模糊地看到了另一個世界的真象,這次會議,對於窮國做出了若干具體的決定,乃是一個好的開始。

我卻要提醒大家,一個國家變窮了,並不能全怪富國,自己不爭氣,才是真正問題之所在。西方國家總以為只要國家有民主自由的政府,就解決了所有的問題,其實不然,印度是一個完完全全自由民主的國家,但他們卻有如此多的窮人。我們冷靜地看一下全世界的窮國,幾乎沒有一個政府不是貪污腐敗而又無能的。非洲國家已經窮到了極點,非洲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非洲國家的領袖們居然還在互相開戰。如果我們要富國檢討,我們也應該要求窮國先建立廉能政府,如果這些窮國的政府貪污腐敗,不論富國給他們多大的援助,也不會改善窮人的生活。

人類雖然有不少的窮人,我國人民卻很少表示關心的,如果八大工業國的領袖選擇在台北開會,保證沒有一個示威者。我們的大學生上網不是看世界大勢,而是在玩網上的遊戲。我們幾個收視率高的電視台,很少播放國際新聞,中廣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才肯播放國際新聞。我們是一個不關心國際大事的國家,可是我們卻又常常希望全世界的人民都關心我們。

熱內亞會議引來了十萬個抗議者,希望能夠從此改變富國人民的想法。我們應該關心窮人,我們應該知道世界上有如此多窮人,是我們人類的羞恥,我們也應該知道如果富國不採取行動,世界上貧富不均的現象會越來越嚴重,而這種現象,也一定會引起動盪和不安的。

可是我們千萬不要將責任全部推給了富國,我們更應該監督窮國,他們必須有好的政府。消滅世界上的貧困,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希望一些有良心而又有學問的人,能夠重視這個問題,更希望他們能揚棄意識形態,以冷靜而務實的態度來提出解決的辦法。

不久前報上有一張彩色的大照片,一萬個尼加拉瓜的飢餓兒童排隊領食物,大部分孩子的臉上都含著淚水,如果這張照片打動了很多人的心,使他們增加了一點悲天憫人的情懷,世界上的窮人總有消失的一天。如果大多數的人看了這張照片以後,仍然無動於衷,恐怕一百年後,我們還會看到這張飢童流淚領食物的照片。

【2001-08-19/聯合報/37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