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的信仰:抬頭三尺有神明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工系教授(新竹市)

前些日子,單樞機主教寫了一篇文章,強調以台灣的亂象來看,我們的社會需要宗教信仰,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單樞機寫這篇文章的心情。每天,我們只要打開電視,或者打開報紙,就會看到可怕的新聞,貪汙、綁架、殺人、嚴重汙染環境等等。樞機主教知道這些亂象都不是制度的改善所能解決的。如果我們社會裡大多數的人都有某種宗教信仰,在「抬頭三尺有神明」的警惕之下,又有誰會去犯下這種可怕的罪行呢?

我同意樞機主教的觀點,過去我們民間雖然沒有什麼共同的宗教信仰,但在農業社會,大家總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想法,因此大多數的人多半不會做壞事。在國家工業化以後,這種觀念逐漸淡化,如果我們能恢復我們某種程度的宗教情懷,對於社會安定,絕對有所助益。

我要補充的是:宗教情懷的最大好處,並不是在於我們一定會不做壞事,而是在使我們更加愛人。我們不妨看看社會上多少默默行善的人,這些人中間,有宗教信仰的佔絕大多數。

清大盲友會有四千多位義工替盲友們錄音,我曾經作了一次抽樣調查,發現百分之七十是有宗教信仰,其中最大宗教是佛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其次。

我在新竹寶山鄉的德蘭中心工作,有很長的時間,對那裡的情形非常熟悉。那裡的孩子最幸福的地方,就是他們有修女們二十四小時地照顧他們,這些修女們自己沒有家,卻將孩子們視為己出,關心他們的功課,關心他們的健康,關心他們的情緒,更關心他們長大以後的學業與婚姻,她們不拿一分錢薪水,將她們的一生都奉獻給了孩子們。是什麼原因使她們有如此的愛心?一定是因為她們的宗教信仰,沒有宗教信仰,這一切都是很困難的,一旦有了宗教信仰,心中自然會有愛。要成天照顧這些頑皮的孩子們,也就輕而易舉。

有一天,我看到一位佛教老法師到德蘭中心來,他實在是非常老了,連轉個身都很困難,走路更是舉步維艱,令我感動的是他親自走來,據我的估計,他起碼走了一個小時之久。是什麼力量使他有如此大的愛心?有多少老人會拿小包的食物,走一個小時的路程,去將愛送給一些需要愛的小孩子?一定是宗教。

有那麼多慈濟功德會的會員肯替社會服務,當然是因為他們有信仰的原因。

我們如果心中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很多壞事自然就不會做了,任何一個有悲天憫人情懷的人,都不會做出強暴、殺人、綁架、搶劫等等的事情,一個有悲天憫人情懷的領袖當然不會發動戰爭,他一定會同情國內的弱勢團體,全心全意地為老百姓謀福利,當然不會做出貪污這類的事情。我們看到有人將有毒溶液傾倒到河流的事件,一個有悲天憫人情懷的人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我們有時候花了很大的精力來宣傳某一種宗教的教義,卻沒有什麼結果,其實宗教教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宗教的精神。我們基督徒可以對於基督的教義一知半解,我們卻不能沒有愛人的精神。如果全世界的人都感到基督徒是愛人的,即使他們沒有完全接受基督的教義,也會接受基督的精神。就因為基督徒不夠有基督的精神,這個世界才沒有照基督的精神來做。

我們天主教徒都有悔罪的習慣,抬頭三尺有神明,我們不僅應該檢討我們有沒有做了足夠的好事!我們不該常常研究為何這個世界如此之亂,社會風氣如此之壞,而應該捫心自問:我們有沒有照著天主教精神而愛人如己?

有一位受刑人告訴我一個故事,他說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師在他被判死刑以後去看他,他對牧師說:「牧師,我很慚愧,我沒有聽你的話,才弄到這個樣子。」那位牧師沒有一點責備他,反而說:「是我才該慚愧,是我做得不夠好,才使你沒有接受福音!」樞機主教的文章,使我想起這個故事,社會亂,社會風氣不好,社會日漸沈淪,我絕對要負起一些責任來。

【2001/07/06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