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維死掉了嗎?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一九九五年美國奧克拉荷馬市聯邦大廈爆炸案的主謀麥克維,終於伏法了。但,真的如此嗎?

麥克維一口氣殺了一百六十八個人,其中有很多都是小孩子,他在死前居然絲毫沒有表示悔意,相信這是世人心中的疑問,為什麼會如此?

我曾經看過很多有關麥克維心裡分析的報導,麥克維是一個右派極端份子,右派份子的共同特徵就是喜歡武器,他們個個身懷槍枝,家裡也放滿了槍,他們對於一切有關戰爭的事件都非常喜愛,在周末結伴去郊外玩戰爭遊戲。

麥克維對美國政府痛恨之至,主要原因是,大衛教派擁槍自重,聯邦政府攻堅,造成大火,大衛教派的八十名信徒全部葬身火窟,因為大衛教派擁槍而不肯對政府屈服,他們成了麥克維心目中的英雄,也使麥克維一心一意要給美國政府一個教訓。

對他而言,這個教訓卻是一個軍事行動,麥克維認為既然是軍事行動,就一定會有無辜老百姓的傷亡,只是傷亡人數多寡而已。難怪他自始至終對於他的行為毫無悔意。試想,那一位將軍對於百姓傷亡有悔意的,拿破崙就從來沒有表示過,杜魯門總統兩次投下原子彈,無數無辜的老百姓喪生,他也毫無悔意。恐怕連心中難過都沒有。

我們不妨再問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美國有這麼多的好戰份子?就以我們國家為例,要找到這種喜愛戰爭的人幾乎是不可能的,美國之所以會有這麼多的人喜愛槍枝,喜愛戰爭,與他們的文化背景有很大的關係。

美國的文學家中,當然有反戰份子,但是美國的大眾媒體近年來卻非常喜歡拍攝各種有關戰爭的電影,即使這部電影的宗旨是反戰的,但大多數人仍然只對戰爭的場面有印象,而且他們都是對於這些戰爭中的各種武器有興趣,至於戰爭所造成的家破人亡,他們可能一點感覺也沒有。美國又是一個武器大國,全世界絕大多數的精彩武器都產自美國,美國人從小就看武器大觀,久而久之,自然會對戰爭有興趣。

美國人的確比較喜愛戰爭的,波斯灣戰事者,那些飛行員說巴格達城中到處起火,美得像一棵聖誕樹,美國的各大媒體也紛紛報導這個消息,因為這則新聞令舉國熱血沸騰,過癮之至。聖誕樹代表的應該是和平,將戰火和聖誕樹連在一起,實在是對耶穌基督的一大侮辱,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可是一提到戰爭,他們就胡塗了。

很多國家都有過戰爭,但將戰爭和美好的東西連成一起,卻是美國人的習慣,他們一向將他們的每一場戰爭,都加以美麗的冠詞,「為自由而戰」、「為民生而戰」等等。最好的例子是美墨戰爭,明明是美國人打倒了別的國家,他們不說是侵略,而一再強調美國人多偉大,對手多可惡。我小的時候,大明星都拍過白人打印地安人的電影,我當時就很不服氣,印地安人根本是原來的主人,客人來搶土地,已經很丟臉,如何能將這些醜事搬上銀幕?更如何能將白人說成好人,印地安人說成壞人?唐太宗開拓疆土,其實是侵略行為,但我們是不敢將他老人家發動戰爭的行為說得太偉大,更不可能將新疆的少數民族說成了壞人。

麥克維一定自始至終,認為他的行為是為某某偉大信念而戰,所以他不會有什麼良心不安的。

就在麥克維受刑的時候,一批擁護死刑的人聚集在監獄外面,一起唸耶穌基督親自寫的主禱文,唸完以後,大家不唸「阿門」,而齊聲說「麥克維去死吧!」。耶穌基督主禱文內最美的句子,就是「希望我能像上主一樣地原諒他人」。我看到這則新聞,難過之至,因為他們居然敢假借耶穌基督之名來洩恨,難道他們沒有唸到「寬恕我的敵人」這句話嗎?

在我們國家,也許有人會支持死刑,但他們絕不會將佛祖、媽祖或者耶穌基督牽涉進來,更不會將「阿門」改成「某某人去死吧!」社會上如果有人偏激,而又以為耶穌基督在支持著他,即使這些只是少數,社會都會不安的。

麥克維雖然死了,可是一定仍有麥克維活著的,他們熱愛戰爭,他們自以為是,他們以為耶穌基督和他們在一起。如果美國人對戰爭失去了興趣,如果美國人有暴力傾向時,不再以為耶穌基督在支持他們,麥克維就是真的死了。

【2001/06/18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