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畢業典禮》大學生,沒有校園神聖觀念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新竹市)

最近有一所大學畢業舞會時請了外面所謂的辣妹來表演,結果弄得大家窘不戡言,連平時非常溫和的曾志郎部長,都表示了不滿。我無意在這譴責年青人,但我認為我們的大學校園出現這種事情,絕非偶然,我們不妨探討一下這件事的背後含義。

        首先,我認為我們的學生常常不知道大學校園的神聖意義,當檢查官進入校園的時侯,忽然大學生發現校園是一個神聖的地方,外人不能輕易進入。他們沒有瞭解的是,外人之所以不能輕易進入大學,是因為大學是一個講究學術的地方,大學裡的教授和學生都是值得社會尊重的人。如果教授和學生都不值得大家尊重,社會不會有這種不能輕易進入校園的觀念的。 毆州的教堂也不能輕易進入,還不是因為教堂裡的職人員是大家所尊敬的人。

        大學生自已不知道,社會上一般人都對大學生很尊敬的,這次大家發現大學生居然將辣妹引入校園,一定百思不得其解,他們大概可以諒解大學生在校外看辣妹表演,但他們不可能接受色情進入校園的。他們更不能瞭解為何這次大學生等於在主動請檢查官進入校園。

        檢查官不能進入校園,色情也不能進入校園,其實政治也是不能進入校園的,我在柏克萊唸書的時侯,羅勃甘迺迪到學校來演講,當時他已有意競選總統,所以一進入演講的場地,就和前排的人握手,我注意到有人拒絕和他握手,我沒有想到的是全場噓四起,羅勃甘迺迪是個自由主義者,在柏克萊這個自由主義的聖地,享有極高的聲望。但是柏克萊的學生們卻有另一個原則:政治不得進入校園。我注意到羅勃甘迺迪立初收斂了很多,他的演講也中規中距,只談了一些司法上的問題,完全沒有碰到政治的熱門問題。

        如果我們的學生有一些校園神聖的觀念,大概他們不會引進商業性的色情,這件鋼管秀事件也不會發生了。

        還有一個原因,使學生們會在畢業舞會中加入這種新的花招。大家一定注意到,各個學校都在努力地製造一種講究創新的形象,目的大概是要使學生們也將來會充滿了創意。所以很多校長們使出混身解數來使畢業典禮多彩多姿。

總有一天,校長會要裝扮希特勒來表示有創意。

        這個學期,我為了教通訊而重新唸麥斯威爾方程式,我發現要談創意,麥斯威爾絕對是最有創意的人,他當時所提出來的觀念不僅難懂,而且根本無法以賽驗證明它的正確性,虧得後人終於想出了方法來做實驗,如果沒有麥斯威爾,也就沒有現代的通訊。任何進入通訊領域的人都會佩服麥斯威爾的創意,可是麥斯威爾卻是在相當保守的社交氣氛中發揮他的創意的,我們的學生中沒有麥斯威爾是事實,但我認為在畢業實禮上弄些花招,絕不能使學生產生創意的。只有可能使得學生更庸俗。庸俗的人是最沒有創意可言的。

        做大學生,應該有更深況的意義,就在這幾天,美國各大學都在為他們這些學校過去所犯的錯表示道歉,普林斯頓大學曾經拒絕一位黑人入學,現在法學院的學生說他是法學院的榮譽學生,因為當年就是法學院拒絕他的,這種例子多得不得了,他們都表示美國的大學生其實是很嚴肅的一群,他們關心社會,尤其關心弱勢團體。大家也許不知道,哈佛大學的學生佔據了校長室,長達一個月之久。學生的訴求是哈佛大學工友薪水太少,每一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開會,大批大學生都會向這些組織抗議。因為他們認為這些組織只注意經濟發展,而忽略了窮人的存在。

        前些日子,網路上大批美國大學生討論一個公司新技術的發明,他們指出這種技術術能使開發中國家將來會完全受制於美國的少數公司,因此他們激烈反對,我們是一個開發中國家,我們的大學生雖然天天上網,卻對此毫無反應。

        我們必須坦白承認,我們的大學生很活潑,很快樂,人際關係也都很好,絕不是書呆子。但他們是不是太沒有大學生應有的胸懷?誰的錯? 我是老師,我首先願意說,我有責任,我們真應該使我們的大學生對人類多一點關懷,我們有責任告訴大學生對自己應該有一種特別的期許。只有這樣,他們才會做出可以領導社會的事。

        為何畢業舞會會荒腔走板?原因很多,老師和學生都不妨靜下來檢討。我也許是個老古板,不論你是個老古板也好,y世代一份子也好,都應該知道你如希望人家尊重你,你就應該先尊重自己,大學生好自為之。

 
【2001/06/12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