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視基礎科學 也做無目的的學問 

李家同/暨南國際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
中研院院士會議即將召開,學術界最關心的是誰會成為新的院士,而媒體與大眾一定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新院士中,多數是旅居海外的?

我們不妨利用中研院即將選舉新院士這個時機,檢討一下我國的學術水準。

就以我國的電機系而言,在各個研究領域中,電機系教授們的研究成果,絕對亮麗。以我國電機系教授在有高水準的國際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來看,我國很多大學電機系教授論文的數量是可以比美美國著名大學電機系的,但是在美國大學電機系裡IEEE Fellow(電機電子工程學會會士──這是一種榮譽)的人數就遠遠地超過了我國大學電機系。可見我們的電機系,仍有努力趕上的空間。電機系尚且如此,其他各種領域恐怕就差得更遠了。

我們政府常常以為只要政府肯撒下大把銀子,就能夠看到成果,我卻不以為然,在此提出幾個具體的建議,相信這些建議會有助於我國學術水準的提升。

第一,我建議政府更加重視基礎科學。

我們常常羨慕美國在科技上的領先,而忽略了美國其實是一個很重視基礎科學的國家。遠在六十年代,美國國家衛生院(NIH)就一再鼓勵美國學者們做生物物理的研究,當時這是冷門學問,幾十年來辛苦而默默的耕耘,才使得美國的生物科技如此的領先。如果當時沒有重視生物的基礎研究,美國能在基因科技上有這種成就嗎?

事實上,目前我們即使完成了十萬個基因的定序,如何解釋這些定序的意義,才是最大的挑戰,而這又牽涉到化學和數學,數學中的演算法一定會扮演很吃重的角色。可是,大家一定要知道演算法又是一門不受重視的冷門學問。美國有不少演算法方面的專家,這次基因解讀的研究,他們一定又能超過其他國家了。

我建議政府不要太隨各種音樂而起舞,反而應該以重視基礎科學來厚植國力。

第二、我建議政府要有一種政策,鼓勵教授一方面做有目的的研究,也一方面做無目的的學問。做研究並不等於做學問。學問不好的人,研究絕對做不好的,我們有太多的教授們,每天都在急急忙忙地趕做研究,希望能較快地有結果。如果他們能夠靜下心來,好好地看看書,將自己的學問弄得更好一點,他們的研究成果,一定會更好。

好的研究成果,一定有創意,但是創意也建築在學問之上。最近在破解基因密碼的研究上,與其說我們在比創意,還不如說我們在比誰的數學底子比較好。

我見了太多的名教授,成天開會,成天在學術會議上發表論文,而很少看到他們在書桌前面看一本本厚重的書,也難怪他們,政府的政策並沒有十分鼓勵這種書呆子型的教授。

我們當然需要一些很會推銷自己,口才非常好的教授,但我們更需要一批學問非常淵博的學者。遺憾的是:「學問淵博」並不是一個時髦的名詞。

也許我們所有做教授的人,都應該時常自我檢討:我這一年內學問有沒有比以前更好一點?

很坦白地說,很多教授知道他們又做了什麼研究出來,而並不能說得出他究竟在學問上長進了多少。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是很難期待我們的學術能更上一層樓的。

【2000/07/02/聯合報 民意論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