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  

我的專長是遙控技術,工作地點是美國的一家專門設計通訊衛星的公司,在過去,衛星放上去以後,要修起來是很困難的事,可是我們現在的做法是事先將衛星裡面的設計好了可以遙控的維修系統,如果衛星失靈,我們可以在地面送一些訊號上去,也可以因此找出毛病的問題所在,如果情形不嚴重,我們可以在地面用遙控的方法將它修好。

衛星很少失靈,我們平時就做一些遙控的檢驗工作,這些檢驗做多了,大家也就馬馬虎虎,只要功能正常,我們一概都在數據上簽字了事。

一個月以前,我閒來無事,將檢驗的數據仔細看看,忽然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這個現象過去是沒有的,兩年前才開始有,因為不正常的程度非常之小,不影響運作,所以沒有人發現。

我立刻向我的上司報告這件事,他調出了好幾顆衛星的資料,這才發現,兩年前,大家都正常,現在都有問題了。

我們有一個備而不用的緊急掃描系統,通常這是在衛星有問題才啟動的,我的上司決定啟動這個系統,結果我們嚇得一身冷汗,願來有人在我們的衛星上裝了竊聽器,而且天線一概朝向太空。

事情鬧大了,連美國總統都知道了,他立刻經由國務院和幾個超強聯絡,讓他們查看一下,它們的衛星有沒有被竊聽,回信是:幾乎全部都已被竊聽,而且天線都朝向太空。

聯合國安理會五強秘密地開會,一致決定在美國馬利蘭州的太空總署設立一個小組,選定了一個熱線頻道,用這個頻道,告訴地球以外的外星人,我們已經知道自己被竊聽了,也願意和他們聯絡。五國都派出一些科學家和語言學家,到太空總署去待命。

我是始作俑者,當然也就被派去,我們整整等一個星期,總算還好,終於有訊號回來了,文字是法文,好在我們都有專家在場,立刻將之譯成英文。

外星人說他們是宇宙生物研究員,因為所居住的星球離地球很遠,地球所發出去的電訊要兩個月才會到他們那裡。碰巧他出來開會,太空船路過地球,收到了訊號,也就在太空船上和我們通訊。

他說他對竊聽感到很抱歉,他祇想收集資料而已,絕無任何惡意。

因未來文是法文,我們公推一位法國籍的科學家和這位外星人談話。他首先問這位外星人的專長是什麼?外星人告訴我們他是宇宙生物研究院動物研究所的研究員,他的專長是動物的社會行為。

法國人問他為什麼要竊聽我們人類的廣播?外星人說人類是動物中的一種,他一直研究人類的社會行為。過去他們常派太空船來地球搜集有關人類的資料,現在由於人類使用通訊衛星,他們就決定在這些通訊衛星上都裝了竊聽器,所有人類的廣播都送到了他們的電腦。這樣,他們可以充分的了解人類最近所發生的事情,因此,他們研究的材料就豐富了。

他一再強調竊聽的目的是為了做研究,沒有任何其他的目的,請我們一定要放心。

法國人問他為何對人類的社會行為有如此大的興趣?外星人說人類雖然是動物中的一種,可是人類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人類會大規模自相殘殺。他說,以獅子和老虎為例,獅子和老虎都會殺害別的動物,可是決不殺害同類,你從來沒有看過獅子吃獅子,換句話說,獅子和老虎會認出自己的同類來,而儘量避免殺自己的同類。

外星人還說人類自相殘殺,常常好像為一些奇怪而令他們不解的理由,以宗教為例,宗教都是勸人為善,更都規勸信仰宗教者要愛人,可是人類卻一再地為宗教而互相殺戮。

再以奧克拉荷馬城的爆炸案來講,嫌疑犯和被殺的人屬於同一種族,信仰同一宗教,而仍然會大開殺戒,另這位外星人大惑不解。

外星人對人類會以酷刑來對待同胞,也表示不了解,他說貓有時會虐待老鼠,可是從來沒有看到貓虐待其他貓的。他說他們有各種人類酷刑的錄影帶,看過的研究人員都被人類的殘忍嚇壞了。

外星人接著說,人類中的白人看到黑人,有時會將他們不當人類看,可是動物反而不會,以豹子為例,豹子中有黑豹,也有金錢豹,可是豹子們互相都能認出,不管黑豹也好,金錢豹也好,都是豹子,貓狗也是如此,從沒有聽說黑貓攻擊白貓的,為什麼人類始終如此在意對方的膚色,這點也使他大惑不解。

外星人滔滔不絕的言論,使我們整個大廳鴉雀無聲,每個人都對自己的終端機發呆,一陣沉寂以後,那位法國科學家又問外星人要到哪裡去。

外星人說他們正要到一個星球開會,這個宇宙會議專門討論人類的社會行為,自從人類使用原子彈以後,研究人類的社會行為就成了宇宙學術界的顯學,過一陣子,就會有舉行會議討論這個問題。由於他是此方面的權威,所以也就常被請去發表論文。

最後,法國人和我們大家商量以後,大膽的提出一個問題,他說對外星人而言,「人類」的學名是什麼。

外星人說了一個名字,是音譯,沒有人懂。所以法國人問他這個學名的意義何在。

外星人說這個學名的意義是「進化尚未完成」,他說人類是比較晚出來的一種動物,因此,進化可能尚未完成,所以才會有如此自相殘殺的行為,他的理論是只要假以時日,人類也會像其他動物一樣,不再有戰爭,也不再虐待自己的同類。

然後他說他一定要走了,希望將來有一天有互相面對面的機會。

當天晚上,在我看新聞的時候,又看到盧安達另一次大屠殺的畫面,讓我想起外星人的話,卻也想起我小時後就學會的一句話,「人是萬物之靈」,這句話對嗎?

我仍希望這句話是對的。

聯合副刊84/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