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 浪漫難解國家問題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4.03.03

 

 

 

烏克蘭最近發生的事震驚了全世界,執政者對群眾開槍,七十七位示威者一夜之間成了烈士。當時在位的總統被迫逃亡,全國人民似乎分成兩派,親俄一派,親西方國家一派,很多政府領袖都公開對烏克蘭情況表示憂心。

 

烏克蘭這種經由示威來改變政權的事件已經是第二次。十年前的色革命,成千上萬的烏克蘭群眾以示威推翻當時的政府。西方媒體在那時是全力地支持示威者的,可是色革命顯然沒有使得烏克蘭成為可以安居樂業的國家。十年後,人民又走向街頭推翻政府。

 

這次事件起源於現在逃亡中的烏克蘭總統曾經和歐盟談判,希望和歐盟有密切的貿易關係,但由於俄羅斯總統普亭的施壓和利誘,烏克蘭放棄了和歐盟的夥伴關係,而接受了俄羅斯一五○億美元的貸款。現在烏克蘭境內有大規模的反俄情緒,原來親俄的總統已經逃亡,首都內很多當年俄羅斯元帥的銅像被推倒。俄羅斯當然不會再貸款給烏克蘭,後果是烏克蘭可能馬上陷入財務危機,烏克蘭的代理總統說,烏克蘭近期內需要三五○億貸款,否則馬上就會破產。當年烏克蘭總統拒絕歐盟的夥伴關係,是因為西方國家的要求非常嚴格,比方說,要求政府實施節政策,但是這會帶給人民很大的痛苦,所以總統不敢簽這種合約。

 

如果我們冷靜分析,烏克蘭的窮困其實是一切問題的主因。烏克蘭的經濟非常依賴俄國,它的天然氣供應完全來自俄國,偏偏烏克蘭又很窮困,常付不出費用,現在已經欠了很多俄國的錢,因此普亭才能對烏克蘭有這麼大的影響力。

 

在廣場靜坐的烏克蘭年輕人似乎有一種夢想,他們認為只要擺脫對俄國的依靠,將俄國的影響力完全趕出,然後全力投向歐盟,烏克蘭就會成為富強康樂的國家。其實歐盟沒有能力再救濟烏克蘭了,因為烏克蘭不是歐盟成員,而且歐盟內有很多問題都相當嚴重,比方說,西班牙的失業率是廿七%,法國的失業率也有十二%。至於美國,歐巴馬總統也面臨沉重的壓力,必須減少政府支出。西方國家實在無心也無力對烏克蘭伸出援手,一個希臘已經夠受了。

 

烏克蘭所以窮困,乃是因為它沒有什麼基本的建設,所以外人包含俄羅斯在內,都沒能在烏克蘭有所投資。這種現象,和烏克蘭人民的浪漫情懷是有關的。一個英國記者和在廣場示威的年輕人談話,問他們究竟該如何振興國家的經濟,這些年輕人一臉茫然,他們說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他們熱衷於政治,關心誰做總統,誰會採用親俄的政策,誰會採用親西方的政策,但是對於如何能有好的工業,卻毫無興趣。我們可以說烏克蘭根本沒有工業所需要的公共設施,政府官員也不管,反正老百姓不會督促他們做這種建設。

 

烏克蘭如果不改變這種文化,而繼續地喜歡做各種夢想,將國家完全寄託在和外國的關係上,他們會以為只要和繁榮的歐盟簽了貿易協定,所有問題都解決了。可是,一個工業落後的國家,即使和很多國家都簽了自由貿易協定,也不可能因此而變得繁榮。

 

真希望烏克蘭人不要過分地浪漫,不要過分地喜歡夢想,而能夠靜下來好好思考,如何建設自己的國家。

2014/03/03  聯合報民意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