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享受這個特權了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4.02.25

 

 

 

今天我看到報上的報導說,政府要對富人加稅,我認為這是好的政策,因為個人致富,也不能完全歸功於他個人的努力,他之所以成為富人,國家的建設也是一個重要的因素。他既然是富人,多繳一點稅大概也沒什麼多大感覺。

可是,我們必須要重視一個事實,那就是很多弱勢的人幾乎繳稅的。不僅如此,政府還要對低收入戶者,給予社會福利的補助。可以想見的是,這對我們國家的財政是一個很大的負擔。最近阿根廷的經濟又出問題,據說最大的原因就是政府必須付出極大的社會補助。

一個好的國家,應該是有所謂社會的流動性,也就是說,低收入戶者能夠往上遷移到中產階級。現在我們不妨看看博幼基金會畢業生就業的情形。

博幼基金會高中職畢業生中,平均薪資每月23,000元,政府全國平均21,000元。博幼大專以上畢業生,平均每月薪資29,000元,全國平均26,000元。不要忘記,我們的學生來自弱勢家庭,但是現在已經開始繳稅了。

前些日子我遇到一位年輕人,他的工作很穩定,月收入在三萬元以上,他說自己就是博幼基金會的第一屆學生。當時他的家庭是低收入戶,所以他可以接受博幼基金會的教育。他說他在大學的時候,政府是給了他很多補貼的,因為他是低收入戶。

我問他,你現在是否仍然是低收入戶家庭的份子?他笑著說,我已經不能享受這個特權了,我們整個家庭都已不再是低收入戶了

可惜我們博幼基金會的經費非常有限,否則我們可以使更多的人從低收入戶升到中產階級,開始繳稅,而且不再需要政府的補貼。

 

 

2014/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