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指考 我欲哭無淚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3.12.03

 

 

 

教育部畫,未來要廢止大學考試中的指定考試,也就是說,所有的學生都要經過甄試、申請或是繁星計畫進入大學,這個方向對我來說,實在是不可思議。如果一定要形容我的反應,我想只有兩句話可以表達,那就是「無語問蒼天」,以及「欲哭無淚」。

 

我真沒有想到教育部如此地傲慢,這麼多的人反對十二年國教,完全置之不理,教育部官員非但不修改十二年國教,而且要將這種精神延長到大學入學考試去。顯然地,他們有恃無恐,認為大權在握,要怎麼做就怎麼做,至於有人反對,則認為這些人都是沒有學問的人,不值得理會。

 

廢止指考以後,所有的學生都要申請入學,申請一個學校就要一筆報名費,報名費最低大概是八百元,最高可能到一千五百元。一個孩子如果申請十所學校,可能會要繳交上萬元的報名費。再加上很多學校都要求面試,也就是說學生參加面試,來回的車費以及住宿費至少也要兩千元,十所學校就要花上兩萬元。如果你是一位弱勢孩子,不要說三萬元,就連三千元都有問題,因此我說欲哭無淚。

 

教育部要將競賽表現和證照訓練等列入入學標準,難道他們不知道現在的競賽表現已經列入入學參考?很多科技大學也早已將乙級證照的取得與否列入入學考慮。他們又說,現在的弱勢學生,要在考試上贏過別人是不可能的,因此他們會要求頂尖大學要招收一定比例的弱勢學生。我本人是電機系畢業的,我在高中的時候,念書沒有什麼太大問題,可是在念電機的時候,始終覺得電機系是不容易念的,我因此完全不能了解,將一個程度不好的學生硬要送到頂尖大學去,對學生和大學來說是好的嗎?

 

弱勢孩子是應該受到注意的,教育部應該做的事乃是將弱勢孩子的程度提高,他能不能進頂尖大學根本不重要。教育部老是在入學管道上打轉,用盡花招,其結果是,程度非常差的同學依然程度非常之差;舉個例,一所小學小三到小六的學生中,只有一位學生寫全英文廿六個字母,一所國中國一升國二的學生中,沒有一位通過小學六年級數學程度,百分之八十的學生應該要讀小學四年級的數學。教育部不設法提高弱勢孩子的學業程度,卻花上無數的精力、時間和金錢來修改入學的方法,根本是抓不到教育的重點。

 

申請入學絕對幫助了社經地位好的孩子,聯合報新聞說,即使繁星計畫,也已使私校生大獲其利,而且繁星計畫的結果使得補習班成了最大贏家。我相信教育部的官員都聽到了反對意見,可是他們會認為他們永遠都是對的,家長的反應永遠可以置之不理的,我因此只有無語問蒼天了。

 

2013/12/0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