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誰辛苦為誰忙

 

李家同/暨南、清華、靜宜大學榮譽教授

2012.11.05

 

我終於退休了,前些日子,我的心臟裝了枝架,也被送入了加護病房,也收到了病危通知書,總經理曾來看我,看到我戴了氧氣罩,我知道他再也不敢麻煩我了。

 我是公司裡的資深職員,退休當然有個歡送會,歡送會上,總經理親自來了,他對我的評語倒是很有趣的,他說“李家同在公司的法務部工作了好久,也替公司打了好多有關專利權的官司,打官司不是什麼快樂的事,我實在不懂為什麼李家同肯一直在法務部做事,如果李家同想回去做工程師,他是可以做到的,但他毫無怨言地替公司打專利權的官司,我們公司對他非常感激,但是任何心臟裝了枝架的人是不能再打專利權官司了,我們只好讓他退休,好好地休息。”

 總經理說了話,有些單位的代表送紀念品給我,我忽然發現有一位主管似乎有些面熟,然後我想起了一件陳年往事。

 我開始在這家公司服務的時候,當然是工程師身分,有一次,有一家美國肯塔基州的公司控告我們公司侵權,而我們這個部門被牽涉在內,我因此被派去和法務部的人合作對抗,我告訴他們那家公司的專利是 1973年拿到的,但在 1969年以後,就陸陸續續有好幾位大學教授發表了有關那種技術的論文,其中最重要的一篇是比利時教授發表的,那家公司在申請專利的時候沒有澈底地查看相關的學術論文,而審查委員也沒有盡責,因此我向美國法院說那個專利應屬無效。

 我記得我在法庭上出示那篇論文的圖表時,對方律師一副沮喪的樣子,我知道我們一定贏了。果真,陪審團判決我們贏了。

 不久,我又打贏了一場官司。兩次都贏了,總經理就來和我商量,要我不再做工程師了,專心一意地到法務部門去做事,我糊里糊塗地答應了。

 回想起來,我很快地就討厭這份工作,主要的原因是我無法想像我該如何應付那些陪審團,我一直搞不懂他們如何能懂得電機裡的技術問題,我有時覺得法官和他的助手也許懂一些,陪審團的成員就是街上抓來的一般老百姓,每次想到這一點,我就覺得很不舒服。

 還有一件事也常使我疲憊不堪,因為我們的公司是很大的公司,有很多部門,這些部門的技術五花八門,但又常常被告,每次被告,我就要先將一些技術搞清楚,對我來說,這實在不容易,因為不能只懂得大意而已,我還必須搞清楚所有的細節,因為魔鬼永遠躲在細節裡。

 有一天,我又被上司找去,他給了我一個好大的卷宗,告訴我又有人找公司麻煩了。我夾了這個大卷宗回來,開始讀,不知何故,我忽然有了一個奇怪的問題,“為誰辛苦為誰忙 ?”更奇怪的是,我忽然想念起我求學時候的光景,我知道那時候我們學生也承受壓力的,而且壓力也不小,但是好像那時候的辛苦是很有意思的,最可怕的人僅僅是老師。現在我回想起來,好像沒有一位老師是壞人,最多也只是面惡心善而已。就像我這種學生,課難過課過,論文寫得馬馬虎虎,指導教授懶得再指導我,找了一些護航的好友來將我送出了校門。

 我越想越起勁,索性告訴上司,我要出去透透氣,我在公司頗為大牌,要溜就溜,無人敢管,我開了車往埔里去,因為這是我當年求學的地方。

 車子開進了暨南大學,迎面而來是兩大排盛開的羊蹄甲花,這種開滿粉紅色花的樹一棵已經夠好看了,母校的校園裡有幾十棵這種樹。我又注意到校園裡到處都是大樹成蔭,我有一種衝動 :希望時光能夠倒轉,讓我回到當年在暨大電機系唸書的時刻。

 我摸到了我做研究時的大樓,我知道暨大的大樓都上鎖的,可以進得去,很自然地搭電梯上到四樓,我已不記得當年研究室的號碼,但我仍找到了它,它就在樓梯口。研究室的門是關著的,但裡面燈火通明,我不好意思敲門進去,但又捨不得離開,就在我在門口徘徊的時候,有一個學生走了過來,他顯然要進門,就問我是不是要找人,我說我並不是要找人,而是從前在這間研究室待過的畢業生,想回來看看這間研究室有沒有變了。他立刻開了門讓我進去,還將我介紹給了所有在埋頭苦幹的研究生,他們都對我微笑表示歡迎。

 我發現一切都變了,我當年所熟悉的設備都不見了,換了一些新的儀器,我有點悵然,我知道我已經無法回到過去,過去的日子永遠一去不返了。

 那位開門放我進來的同學問我在哪裡工作,我告訴他我工作的公司叫做“愛爾發” (Alpha的意思 ),他聽了以後大為興奮,因為他也已經畢業,當完兵以後就要到我們公司,他忽然說要請我喝咖啡,我反正無事可做,就和他一起去咖啡館了。

 這位同學告訴我他是他家族中第一位讀大學的人,更是第一位拿到碩士學位的人,他的父母都是勞動階級者,他深知他們的辛苦,這次他能進愛爾發公司,他的爸爸高興極了。他爸爸一再告訴他,他之所以能夠進愛爾發,當然應該感激教過他的老師,但更該感謝那些在愛爾發公司辛勤工作的人,如果他們都鬼混,這家公司一定早就垮了,這位同學再有本領,也不能有這麼好的工作。所以他今天要請我喝咖啡,一來因為我是他的學長,二來他要感激我的辛勤工作。

 我一時變得無話可說,因為我從未想過,如果我工作得很好,一些年輕人會因而得福。從此以後,我不再抱怨我的工作了,每次拿到大卷宗,我就想起那位同學的話,我知道我必須認真工作,不是完全為了自己,不是完全為了老闆,更不是為了股東,而是為了下一代的幸福。這樣一想,我就覺得我的工作很有意思的。

 我在同仁之中,算是退休得最晚的一個,突發心臟病以後當然只好退休了,其他同事早就告老還鄉了。我們公司中還有一批同事在公司股票最好的時候就退休了,退休的時候只有四十幾歲,他們宣稱要享受自我,其實幾年以後,就有活得不耐煩的情節,有些人想回鍋,但沒有人要他們了。這些同事們沒有像我如此地幸運,我知道我要為下一代工作。

 在我退休的時候,總經理表示他不懂為何我肯在法務部做這麼久,我沒有告訴他我的故事,現在他應該知道了,希望他知道我並不是個成天為他賣命的人,我想到的是我們的下一代。  

 

2012/11/05中華日報】